新しい総統 旧来のエリート——労働者の立場から台湾総統選挙を分析する

選挙は政治の一部でしかない。現段階においては国、民両党によって政治権力が独占される構造にあり、権力エリートや政治家は選挙を通じて民意を人質にとっている。台湾の労働者が真の変革をあきらめないとすれば、われわれを待つのは欣喜雀躍(きんきじゃくやく)する開票日の夜ではなく、長くつづく困難な道である。

廣告

New president, old elite – on Taiwan’s forthcoming 2016 election

Tsai Ying Wen’s cross-straits relations policy is more than worth mentioning. Stating that she will maintain the status quo, use Taiwan Consensus as her guiding principle and abide by the Republic of Taiwan’s current constitutional system, Tsai Ying Wen’s stance on cross-straits relations has rapidly shifted from pro-independence to maintaining the status quo during the 2016 campaign. It is now hard to distinguish her cross-straits policy from that of the KMT. Why is this happening?

新的總統、舊的菁英——從勞動者的立場評析2016年總統大選

距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事隔近兩年,目前人民並沒有真正擋下兩岸服貿協議,我們所關心的各種問題,包括不利於基層產業和勞工的貿易自由化、勞資之間分配不均和青年人看不到希望、台灣人民在主權問題上的自決權受到外來強權的威脅,在這兩年國民黨政府繼續執政下只有更惡化,毫無起色,然而,眼下國民黨似乎就要被選票拉下台了,我們能期待因此帶來真正的改變嗎?根據上述的觀察,我們必須很肯定的告訴自己:不可能。

中國+四金磚+全球金融——你拉我扯,齊落漩渦

在這個經濟情勢混沌的脈絡下,IMF對人民幣的接納意味著大家都為下一波的金融市場紓困,做好準備。這個紓困可能類似2008-13年聯準會實施的「量化寬鬆」,也可能類似2009年IMF通過特別提款權為全球經濟注資。如果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如大家可預期的,經濟衰退之風又起,那麼金磚五國,尤其是中國,所颳起的風將會無比強勁,搖搖欲墜的西方金融體系勢必面臨極大的考驗。

巴黎大屠殺之後:恐懼、憤怒、行動——法國ATTAC(課徵金融交易稅以協助公民)

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違反人道地從這些不正義中汲取力量。這些戰爭永無將人們引向和平的可能,因為沒有正義就沒有真正的和平。要結束這場戰爭,我們的社會必須遏止自身對強權、軍火、石油、稀有金屬、鈾礦的致命成癮。在不斷滋生絕望和冷漠行徑的社會經濟土壤之外,尚有「惡的平庸性」:人性尊嚴不可能藉由野蠻的行為來保護,野蠻行為的發動者根本捨棄了將人視為人的關懷。

恐怖主義的始作俑者是帝國主義軍事干涉——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就巴黎恐攻事件的聲明

奧朗德在巴黎恐怖攻擊之後,用電視向全國發表了演說,他猥瑣地吐出了一些跟共和國有關的辭藻。身為戰爭的發起者,奧朗德理應對這起悲劇負有極大責任,現在他居然要求民眾的「信任」。他為此宣佈了遍及全法國的戒嚴令,打算以對基本權利的踐踏為現狀解套。此舉馬上得到了薩科齊的支持。自現在起,執政當局得以取締集會和控制媒體了。

左翼視角下的太陽花:在霸權陰影下捍衛民主和自決權

中共為了維持自身統治的合法性,除了口頭上不反對共產主義,還必須另闢蹊徑,不料竟召喚出中國最古老反動的「天朝思想」,搖身一變成「大中華民族主義」,鼓動人民盼望一個國富兵強的新中國,正符合中國向資本主義霸權邁步的需要,堪稱古典與現代的和鳴。大中華民族主義在中共統治集團手中,等同壓迫國內少數民族和周邊國家的工具,總而言之,台灣民族主義正是被大中華民族主義激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