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總統、舊的菁英——從勞動者的立場評析2016年總統大選

距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事隔近兩年,目前人民並沒有真正擋下兩岸服貿協議,我們所關心的各種問題,包括不利於基層產業和勞工的貿易自由化、勞資之間分配不均和青年人看不到希望、台灣人民在主權問題上的自決權受到外來強權的威脅,在這兩年國民黨政府繼續執政下只有更惡化,毫無起色,然而,眼下國民黨似乎就要被選票拉下台了,我們能期待因此帶來真正的改變嗎?根據上述的觀察,我們必須很肯定的告訴自己:不可能。

廣告

中國+四金磚+全球金融——你拉我扯,齊落漩渦

在這個經濟情勢混沌的脈絡下,IMF對人民幣的接納意味著大家都為下一波的金融市場紓困,做好準備。這個紓困可能類似2008-13年聯準會實施的「量化寬鬆」,也可能類似2009年IMF通過特別提款權為全球經濟注資。如果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如大家可預期的,經濟衰退之風又起,那麼金磚五國,尤其是中國,所颳起的風將會無比強勁,搖搖欲墜的西方金融體系勢必面臨極大的考驗。

巴黎大屠殺之後:恐懼、憤怒、行動——法國ATTAC(課徵金融交易稅以協助公民)

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違反人道地從這些不正義中汲取力量。這些戰爭永無將人們引向和平的可能,因為沒有正義就沒有真正的和平。要結束這場戰爭,我們的社會必須遏止自身對強權、軍火、石油、稀有金屬、鈾礦的致命成癮。在不斷滋生絕望和冷漠行徑的社會經濟土壤之外,尚有「惡的平庸性」:人性尊嚴不可能藉由野蠻的行為來保護,野蠻行為的發動者根本捨棄了將人視為人的關懷。

恐怖主義的始作俑者是帝國主義軍事干涉——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就巴黎恐攻事件的聲明

奧朗德在巴黎恐怖攻擊之後,用電視向全國發表了演說,他猥瑣地吐出了一些跟共和國有關的辭藻。身為戰爭的發起者,奧朗德理應對這起悲劇負有極大責任,現在他居然要求民眾的「信任」。他為此宣佈了遍及全法國的戒嚴令,打算以對基本權利的踐踏為現狀解套。此舉馬上得到了薩科齊的支持。自現在起,執政當局得以取締集會和控制媒體了。

左翼視角下的太陽花:在霸權陰影下捍衛民主和自決權

中共為了維持自身統治的合法性,除了口頭上不反對共產主義,還必須另闢蹊徑,不料竟召喚出中國最古老反動的「天朝思想」,搖身一變成「大中華民族主義」,鼓動人民盼望一個國富兵強的新中國,正符合中國向資本主義霸權邁步的需要,堪稱古典與現代的和鳴。大中華民族主義在中共統治集團手中,等同壓迫國內少數民族和周邊國家的工具,總而言之,台灣民族主義正是被大中華民族主義激發出來的。

大衛.哈維的《資本論》網路課程:第一、二卷線上免費收看

大衛·哈維是個專門研究「城市」(日漸支配人類居住地的形式)的地理學家,他已經寫成了頗受好評的兩卷《跟大衛·哈維讀資本論》(Companion to Marx’s Capital),此書以他在紐約市立大學的授課內容為基礎而成,這門課一直受到學生的高度歡迎。它們非常易讀,然而現在除了去閱讀這兩部書,或者參與哈維的課堂以外,還有個方法可以一睹他分析解說《資本論》的風采。

《三星內幕》讀書摘要

三星能夠達到今天的地位,是因為三星電子等主要製造業部門的成果。如果光靠金融、服務部門等子公司,即使三星能夠擠身為韓國財閥之一,也無法成為受到國際認可的企業。事實上,半導體及行動電話等領域,三星表現出的亮麗成果的確令人耳目一新。然而這個成果的背後,卻是勞工冒著白血病的危險,在半導體生產線上汗流浹背的犧牲奉獻;當然更不能忘了拒絕更輕鬆賺錢管道,從早到晚在研究室裡埋頭苦幹的研究人員與技術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