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東西藏在陰暗處

我沒有辦法停止我的想像,難道學校其實是個畜欄?留我們是為了把我們養得肥一點,等肉長夠了就開始放血,等著給出價最高的享用。這個恐怖的想法一進入腦海,就在我心裡種下揮之不去的焦慮,「逃」的念頭開始萌芽,但又能逃去哪呢?我忽然發現,在台灣受教育進了大學,眼前不過就這麼幾條路,不論怎麼走,目的地都是同一個,你害怕貧窮、害怕被人比下去,那就和大家一起,乖乖把自由賤賣。

叛逆是我們生而為人的證明

搞懂這個道理後,我覺得我好像漸漸能看清了,回憶中的那個下午不只是一場混亂,而是一股源自那深不可測黑洞的共鳴、一股由無數個嘆息凝聚而成的吶喊,劃破沈默,是對校園的反抗也是對社會的控訴。在麻痺的外表下,這個力量始終潛伏在人們意識的深處,馬克思的寫作不僅僅是政治經濟學而已,當他觀察社會時,也是在跟內心的這個部分對話,並藉此喚醒人們正視自己對自由的渴望。叛逆是我們生而為人的證明,錯在這個社會生了一種叫資本主義的病。

清醒地面對這個世界,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

虛偽用來掩蓋背後意義的缺乏,這也是為什麼現代人不是自覺地成為資本主義動物,就是熱衷於用消費暫時麻痺自己,因為無意義感實在太煎熬了。當這個社會阻擋我們實現世俗的夢想,那麼就讓打碎這個社會成為我們的新夢想吧,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就連在現實中爭扎的每分每秒,都會變得很有意義。百年前,那個名叫馬克思的年輕人,就是這樣度過了他的一生,今天,讓我們再一次閱讀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