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行

捏了捏我的手,她轉身走向從機場回市區的地鐵,我回頭看了好幾次她的背影,自己也安靜地步下手扶梯,手上拿著經由上海中轉回台北的機票,這時我,突然強烈地感覺到:啊!我要去遠方了。這條回鄉之路是我的遠行,我要再一次經過那個黑暗的時空隧道,回到我熟悉但卻離妳遙遠的地方,走上這條路對我竟是那麼憂愁,原來,這個世界是以我們兩個在一起的地方為中心的,不論去到哪裡,只要離開這個中心就是我的遠行。

今天早上我去7-11拿包裹(憶平凡往事)

這段日子我體驗到一些事。我以後要認命地靠讀書考試討生活,不是因為我比較厲害,而是因為過去20多年的人生,已經讓讀書考試變成我唯一比較擅長的事,很難改變了。還有,我聽過一個做服務業的年輕人說,工作給他的感覺是:人生是黑白的,因為這段經歷,我完全懂他在說什麼,上班的時間人生不是自己的,這些時間變成錢,錢又一下就用掉了,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很久以前的西門町看電影記

而且我們為了發洩考試的壓力,還一路興奮地大呼小叫,互相搶奪彼此的食物,旁人看起來一定覺得我們非常愚蠢。當時我們這票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到了電影院,當下隨便選了部電影《末日危城》,還是光頭帥哥傑森史塔森演的。我們進了電影院也沒有鎮靜下來,依舊邊看電影邊吵鬧,其他觀眾大概是敢怒不敢言,覺得沒必要跟一群沒腦的年輕人計較。現在想想還真覺得有點羞愧。

年近二十五的自我回顧

這就是我的青少年生涯,我找到了當初決心尋找的東西。當歷經努力而找到它之後,生活自然就有了方向,別人的看法也不再重要了,當初曾經阻礙你踏上這條路的,現在看來竟是那麼微不足道。正因為這些,我面對寶貴光陰的逝去、年歲的增長,並不感覺惆悵;不確定的未來,也並不令我擔憂,因為就像那些曾經被我克服的困難,有一天它們也都將顯得微不足道。

給晨寧的情書

一株新苗探出了頭,它還不明白萬物自有其凋零的季節,就奮力開出了燦爛的花朵。蝴蝶興盡而返,溼冷的空氣遂前來,一陣傾盆大雨將它打落,於是它便深埋於成堆的落葉中,品嘗著泥濘和死一般的孤寂。經歷了漫長的陰雨綿綿,終於一個波光映照的夜晚,清脆蟬鳴再也掩蓋不住它內心最初的聲音,於是一陣風便輕輕的,將它舉起,送入一望無垠的星空。在這裡它翱翔,第一次脫離了枝葉和土壤的束縛,那顏色,比春天還要紅。

回憶張博崴

後來畢了業,我們還是頗常見面,也常在網路和電話上瞎扯,他的生日派對我也盡到了白吃白喝的責任,因此我自認是個忠實的朋友。我們總是用他發明的語言在溝通,有些東西真的不是其他人能懂的,比如說他就常跟我抱怨:「上了大學都沒有遇到比較Hiboppie的人了,大家的笑點都好低喔。」那何止是程度上比較低而已啊!我們覺得是笑話的東西講出去能聽嗎?誰能接受啊?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