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金磚+全球金融——你拉我扯,齊落漩渦

在這個經濟情勢混沌的脈絡下,IMF對人民幣的接納意味著大家都為下一波的金融市場紓困,做好準備。這個紓困可能類似2008-13年聯準會實施的「量化寬鬆」,也可能類似2009年IMF通過特別提款權為全球經濟注資。如果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如大家可預期的,經濟衰退之風又起,那麼金磚五國,尤其是中國,所颳起的風將會無比強勁,搖搖欲墜的西方金融體系勢必面臨極大的考驗。

巴黎大屠殺之後:恐懼、憤怒、行動——法國ATTAC(課徵金融交易稅以協助公民)

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違反人道地從這些不正義中汲取力量。這些戰爭永無將人們引向和平的可能,因為沒有正義就沒有真正的和平。要結束這場戰爭,我們的社會必須遏止自身對強權、軍火、石油、稀有金屬、鈾礦的致命成癮。在不斷滋生絕望和冷漠行徑的社會經濟土壤之外,尚有「惡的平庸性」:人性尊嚴不可能藉由野蠻的行為來保護,野蠻行為的發動者根本捨棄了將人視為人的關懷。

恐怖主義的始作俑者是帝國主義軍事干涉——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就巴黎恐攻事件的聲明

奧朗德在巴黎恐怖攻擊之後,用電視向全國發表了演說,他猥瑣地吐出了一些跟共和國有關的辭藻。身為戰爭的發起者,奧朗德理應對這起悲劇負有極大責任,現在他居然要求民眾的「信任」。他為此宣佈了遍及全法國的戒嚴令,打算以對基本權利的踐踏為現狀解套。此舉馬上得到了薩科齊的支持。自現在起,執政當局得以取締集會和控制媒體了。

【翻譯】書評—《隱蔽的戰線》(FIGHTING ON ALL FRONTS)

在唐尼.格拉克斯坦(Donny Gluckstein)的上一本書《二戰秘史》裡(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Second World War),他主張實際上有兩場平行的戰爭在進行:分別是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以及普通人民為了保衛民主、抗擊法西斯而組織起來的「人民的戰爭」。《隱蔽的戰線》(Fighting on all Fronts)呈現了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事例。不同作者們讓被遺忘的歷史重見光明,也讓這本書充滿洞見。

【翻譯】反對票勝出令希臘工人信心激增

當《社會主義工人報》出刊時,新任財政部長歐幾里得.察卡洛托斯(EuclidTsakalotos)正在前往布魯塞爾的路上,並帶著一份新的協議提案書,然而這份提案書與兩週前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Tsipras)總理不忍簽署的版本相差無幾。若政府執意推動這份協議,抗爭必定隨之而來。歐盟領袖們對此了然於心,且正想方設法提出新的計畫,確保希臘只有嚴守削減開支和私有化的政策才能得到貸款。

【翻譯】希臘工人可為緊縮公投帶來改變

在前任政府接受紓困計畫,甘與三駕馬車狼狽為奸後,希臘人民於今年1月,用選票將權力交給齊普拉斯和激進左翼聯盟(Syriza),以期打破債務和緊縮的惡性循環。但迄今齊普拉斯政府一再退讓。上週激進左翼聯盟同意了合計57億歐元的大幅削支、私有化和增稅的年度計畫。縱使財長雅尼斯.瓦魯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已經用「緊縮」來形容此舉,三駕馬車仍然要求更多。

富人減稅、市場規律、小政府 — 三大經濟迷思

關鍵在於,我們究竟要選擇「自由市場」還是「政府干預」。荒謬!自由市場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它是被政府創造出來、被政府推動的。所有形塑市場樣貌的決定:什麼技術可以得到專利保護,保護多長?誰可以宣布破產,大企業?繳不出房貸利息的市民?背學貸的學生?怎樣合約是非法的,內線交易?高利貸?當企業大到什麼程度時,算是壟斷?這些都是由政府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