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困境的嘗試:一種對馬克思經濟學的新導讀

主流經濟學和現實產生裂痕之處,就是我們可以重新發現《資本論》經濟理論的地方,這也正是前述所謂「批判的方法」,這條取徑的特別之處在於:首先,它從公眾視界中的經濟現象和問題出發,而非要求人們將目光從現實中移開,轉而專心致志研究抽象的資本主義經濟規律,這是讓被壓迫階級的意識和理論相結合的起點……

廣告

新的總統、舊的菁英——從勞動者的立場評析2016年總統大選

距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事隔近兩年,目前人民並沒有真正擋下兩岸服貿協議,我們所關心的各種問題,包括不利於基層產業和勞工的貿易自由化、勞資之間分配不均和青年人看不到希望、台灣人民在主權問題上的自決權受到外來強權的威脅,在這兩年國民黨政府繼續執政下只有更惡化,毫無起色,然而,眼下國民黨似乎就要被選票拉下台了,我們能期待因此帶來真正的改變嗎?根據上述的觀察,我們必須很肯定的告訴自己:不可能。

左翼視角下的太陽花:在霸權陰影下捍衛民主和自決權

中共為了維持自身統治的合法性,除了口頭上不反對共產主義,還必須另闢蹊徑,不料竟召喚出中國最古老反動的「天朝思想」,搖身一變成「大中華民族主義」,鼓動人民盼望一個國富兵強的新中國,正符合中國向資本主義霸權邁步的需要,堪稱古典與現代的和鳴。大中華民族主義在中共統治集團手中,等同壓迫國內少數民族和周邊國家的工具,總而言之,台灣民族主義正是被大中華民族主義激發出來的。

台灣勞工運動的新路向?—左翼綱領的理論研究

若要為左翼勞工運動建立綱領,應包含下列原則:資本主義像個組織嚴密的有機體,就算矯正或切除部分,爾後還是會故態復萌,只有集中火力攻擊核心,才能解決問題。財富重分配政策,常只是仰資本家鼻息的戲碼,成為政客一張張空頭支票;只有訴諸受薪階級的意識覺醒和政治行動,實現企業由薪資勞動者自治、自有的經濟民主制,才是值得追求的最終目標。

評自由主義左翼

反資本主義左翼的立場很簡單,只有一個原則:勞動者賦權,權力歸於所有薪資受僱者。企業要減薪裁員,行,把所有帳本公開給員工看看,讓員工來決定;企業要關廠外移,行,由員工來決定公司資產的處份,安排合理的補償或接管經營;由一小撮董事決定企業資源的配置,是反民主的,應當由受僱者集體實施自我管理,自己的勞動成果,自己所有和運用,工資工時等勞動條件也當由受僱者自行審議。

書介—《大失敗:資本主義生產大衰退的根本原因》

不論是拯救在危機中的受薪階級或中下階層也好,或者將大銀行和大企業國有化也好,其實並不是錯誤或不必要的政策,但作者試圖強調的是,只要這些改革措施還將自己侷限在維護資本所有者「產權」和「信心」的框架內,換句話說,侷限在資本主義的框架內,那麼這些措施必定沒有辦法解決真正的問題,只是延遲危機的爆發。

想學資本論,不必讀《資本論》

在今天這個左翼政治十分低落的年代,有著許多迷思,比方說有些人可能認為,沒讀完《資本論》就不能算是左派,就不懂馬克思主義,這真是奇怪!我們以主流經濟學為例,基本上每個學過經濟學的人,都知道什麼叫做凱恩斯學派,但是他們當中有多少人讀過凱恩斯的《通論》呢?想學習經濟學的人,會從亞當·斯密的《國富論》開始入門嗎?沒讀過這些著作的人就叫做不懂經濟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