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太陽不遠》裡的一段話

等進了社會幾年,就算被壓迫也慢慢習慣了,就是在讀了兩三年大學,也越來越迷惘的此時,突然發現原來是社會的問題,才會有那種跨出一大步的動力,我自己好像也經歷過這一段。台灣資本主義的發展,不知不覺的,一步步把我們想走的路都堵死,建立在個人競爭和優勝劣敗上的意識形態,也不能給青年人生方向,這可能是最大的危機。與1990年代的野百合如此自信、如此目標明確相比,太陽花運動一直是自我意識模糊的,這是我感覺到的很大不同,也是真正屬於我們這一代人的烙印。

被新自由主義「援助」到萬劫不復的希臘

首先,為了維繫現有的經濟秩序,國際金融機構不願看到像2008年的信用違約潮再度出現,害怕骨牌效應再度挫傷經濟,因此頻頻出手紓困銀行,讓在經濟繁榮時期海撈一票的金融寡頭們可以高枕無憂,坐等政府幫他們收拾殘局。其次,透過提高失業壓低工資、去管制勞動市場的政策,據稱可以提高投資的積極性,更不用說將國產私有化,創造了大量投資空間,資本家也樂於藉此機會對勞動者發動階級戰爭,打壓工人,提高利潤率。

給境外友人的一封信:2014台灣政治觀察

民進黨自從2012年敗下來之後,內部一直有聲音要求黨要和中國建立良好關係,但整個黨處於停滯狀態,結果短短兩年內台灣民眾的政治意識發生這麼大變化,幸好民進黨還沒大破大立,所以這次選舉才撿了便宜,未來民進黨的難題應該會是,究竟要和中國建立良好關係,以成為合格的大資本代言人,還是繼續攻擊國民黨親中賣台,以吸攏中低階層民眾的政治支持。

新聞短評:連鎖超商加盟、政府擴大勞檢

勞動條件低於政府規定的最低標準,根本原因在於勞工自身沒有制衡雇主的力量,勞檢制度的存在,只是給了勞工「向外」求助、期待政府偶爾介入的機會,卻讓勞工在資方時時刻刻的壓力下,繼續被剝奪對工作環境的自主權,始終沒有改變勞資「內部」不對等的關係。如何改變現狀呢?我認為應該擴大「勞動檢查法」的代行檢查制度,由國內各產業工會推派幹部,就勞動條件向產業內的事業單位進行檢查,並且開罰,而政府機關只扮演監督的角色,這我們可以稱為「工會代檢」制度。

為何香港工人不能缺席雨傘革命?

弔詭的是,台灣雖然有普選權,但在如何結合工運和議會鬥爭這方面,反而可以從香港借鑑不少,這足以證明,勞工的處境不會只因為普選權而改善,勞工運動本身的主觀動力也是重要因素。所以普選權並不是無用,反而應當極力爭取,尤其是在將它與勞動鬥爭結合起來時。而台灣勞工階級該思考的,可能是如何重拾民主制度賦予我們的政治權利,為台灣勞工運動開拓新的版圖。

新聞短評:居住正義、派遣勞動比例

受薪階層要團結起來,提出自己的主張,政府的公權力,應該嚴厲禁止任何對房屋的投機炒作,被富人持有的閒置房產,則由政府無償徵收,轉交由有住房需求的人民和土地規劃專家組成的委員會,推動大規模的公共工程,建立符合人民居住需要的社會住宅。只有人民需求優先於利潤的反資本主義政策,才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新聞短評:台灣人低薪問題、柯勞工政策

總而言之,柯文哲的政策,在具體細節完全空白的情況下,我們根本不知道它是否賦予工會做決定的實質權力,就算賦予了權力,是否僅具形式意義而無法加強勞工對施政的監督,又是另一個問題。更令人失望的是,柯文哲的競選網站對這項勞工政策隻字未提,這麼重要的政策,怎麼會一個字都沒有呢!?令人不禁懷疑,柯文哲的「工會任免局長」該不會只是為了拉攏這些親國民黨的職業工會,而未經思索就開出的芭樂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