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是我們生而為人的證明

搞懂這個道理後,我覺得我好像漸漸能看清了,回憶中的那個下午不只是一場混亂,而是一股源自那深不可測黑洞的共鳴、一股由無數個嘆息凝聚而成的吶喊,劃破沈默,是對校園的反抗也是對社會的控訴。在麻痺的外表下,這個力量始終潛伏在人們意識的深處,馬克思的寫作不僅僅是政治經濟學而已,當他觀察社會時,也是在跟內心的這個部分對話,並藉此喚醒人們正視自己對自由的渴望。叛逆是我們生而為人的證明,錯在這個社會生了一種叫資本主義的病。

廣告

《五月之後》極短雜感

沒想到五年的時間竟能有這麼大的改變,這次看不但懂了,而且完全沈浸其中,這部帶有導演個人自傳色彩的電影,讓我覺得深深地被療癒。故事是從1971年開始,當時已是68年風潮的強弩之末,身為中學生的主角用全身心投入了運動,電影的主軸就是他和他的夥伴們,在運動逐漸退潮之後,如何安置自己的精神生活。當大浪襲來之時,站在風頭浪尖的人不會去想未來,大家都往同個方向邁進,但一切結束之後,問題就來了,人終究得面對自己、回答自己,究竟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鬼店》為什麼被譽為經典恐怖片?

鬼店之所以恐怖和經典,就是因為它表面上好像在說一個鬼故事,但上演的卻是完全真實的社會情境和人的心理,把鬼故事和正常生活的界線打破得體無完膚。平常生活中大家害怕直面的衝動喧賓奪主,變成前檯的戲碼,而生活本身卻退居幕後轉為隱喻。整部電影所有橋段,都可以用兩種角度去觀看,你可以把它當作充斥鬼魂的旅館靈異故事,也可以把這些鬼魂都當作角色內心的獨白,兩種詮釋犬牙交錯,單憑其中一種都沒辦法完整解釋這部電影到底在演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