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地面對這個世界,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

清醒地面對這個世界,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閱讀馬克思的理由

「在外面我只會覺得我越來越找不到方向跟目標,我也覺得我的未來會看不到了,你知道嗎?你真的知道嗎?」

這段話出自一個年輕人之口,而這個年輕人在不過幾天前,才和兩、三百個抗議者突破警察的防線衝進立法院,堅決地佔領著議場大廳不被驅離。

是的,我說的就是2014年3、4月間發生在台灣的太陽花運動,還記得那年的3月30日,有50萬人走上街頭,以台北為震央的這場政治地震撼動了全島,直到今天,還可以感受到裂縫間冒出來的熱氣。

那一天,台上的口號慷慨激昂,彷彿團結的人民正大步踏向光明的未來,當時鼓舞人心的演講者說了什麼,我已經通通不記得了。

反而是一個年輕人徬徨無助的話,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這場打破政治消極的、激烈的反抗行動,背後竟然是一個個迷惘的心靈,焦慮、窘迫、大聲吶喊,卻看不到自己和社會的未來。

害怕失去自由的空氣,是這次運動最大的推手,但尤其對年輕人來說,心底深處的焦慮卻不只如此,看不到眼前的路,整個社會帶來的一種無可名狀的禁錮感才是元兇。

這不是一個允許樂觀的年代。這是一個虛無、矛盾、糾結的年代。

時過境遷,除了幾個以此為契機一腳踏入政治圈的人物以外,當年那些默默出現在青島東路、凱達格蘭大道的人們、那些心情隨著網路上一則則快訊不安跳動的人們,現在又想著什麼呢?

使我們感覺備受壓迫的社會現實,稍稍減輕力道了嗎?日復一日,我們面對著和太陽花運動之前相同的生活、相同的無力感。

真正可怕的不是有形的牢籠、而是思想的牢籠,上一輩人活在威權體制下,社會處處是禁忌,就像活在一個真實的牢籠裡,雖然不自由,但是黨國軍警特務都是可見的。

時間來到2010年代,威權早已成為歷史,但年輕人卻絲毫沒有變得更自由,從出生到受教育、到進入社會,我們就像走在一個看不見牆壁的迷宮裡,四處碰壁,擔心走錯一步就會踩入陷阱,最後大家都紛紛走在同一條路上。

更可怕的是,已經有來越多人感覺到:這條路搖搖欲墜。 成功、夢想、正能量這些東西,除了直銷業務員以外,還有多少人信?整個社會就像一場拙劣的騙局,如果我們被灌輸而矢志追求的一切終究無法達成,那就請坦白地跟我說:這個社會有多爛吧!

馬克思會告訴你,這個社會有多爛,而且是用一種醍醐灌頂的方式,讓你驚覺你以為的自由,其實盡是奴役,你以為的平等,其實盡是剝削。

不僅如此,無論就任何方面來說,馬克思都很不像一般的學者,因為他毫不掩飾自己想要打碎整個現代社會的衝動,還明明白白地主張他要用這些碎片拼湊出怎樣的理想,翻開歷史,你能找到比他更狂的哲學家嗎?

當今社會走到這一步,讓馬克思的話縱使寫於百年前,聽起來卻親切的不得了,彷彿他就生活在我們之中,張大眼睛注視著我們。

哲學永遠無法迴避的追求:為人生尋找意義,這個問題在今天許多著作家口中,變成了「個人」問題,只要無止盡地完善自己的價值選擇,就可以得到有意義的生活,哲學會受人輕視,跟這種陳腔濫調不無關係。

這是種典型的「資本主義式哲學」,也是一種假哲學。

馬克思的路不一樣,對社會進行無情的批判,就是要讓我們看見自己身上無形的鎖鏈,從迷惘中解放出來,清醒地面對這個世界。

對我而言,讀馬克思不是為了自我陶醉在學術氛圍裡,也不是為了成為某種樣板化的左翼青年,而是為了從意識形態的圈養中掙脫,成為真正的自己,讓思想獲得解放,同時紮根現實、思考現實、抵抗現實。

現代社會的意識形態,從頭到腳都是虛偽。

虛偽用來掩蓋背後意義的缺乏,這也是為什麼現代人不是自覺地成為資本主義動物,就是熱衷於用消費暫時麻痺自己,因為無意義感實在太煎熬了。

當這個社會阻擋我們實現世俗的夢想,那麼就讓打碎這個社會成為我們的新夢想吧,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就連在現實中爭扎的每分每秒,都會變得很有意義。

百年前,那個名叫馬克思的年輕人,就是這樣度過了他的一生,今天,讓我們再一次閱讀馬克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