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地面對這個世界,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

虛偽用來掩蓋背後意義的缺乏,這也是為什麼現代人不是自覺地成為資本主義動物,就是熱衷於用消費暫時麻痺自己,因為無意義感實在太煎熬了。當這個社會阻擋我們實現世俗的夢想,那麼就讓打碎這個社會成為我們的新夢想吧,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就連在現實中爭扎的每分每秒,都會變得很有意義。百年前,那個名叫馬克思的年輕人,就是這樣度過了他的一生,今天,讓我們再一次閱讀馬克思。

我的生活與別人的文學

好像有某個文豪說過:「文學是人生的花朵。」這個比喻很傳神,不過我覺得,這句話可以改寫一下,改成:「文學家是社會的花朵。」他們就像長在樹上的花。而我們這些,每天作著千篇一律的工作,日日往返於城市相同的兩個點之間,直到對周遭環境逐漸麻木的人們,就像是樹根,深深埋藏於地面之下,呼吸混雜著泥土的空氣。地面下,雖然不被人看見,但也有它的苦與樂,挫折、割捨、被肯定、自我接納,以及對生活的順從,雖然沒有花朵那麼美,但卻有一種很粗糙的真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