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去7-11拿包裹(憶平凡往事)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11-%e4%b8%8b%e5%8d%884-52-36

今天早上,我去學校對面的7-11拿包裹,低著頭掏出身份證,是店長。

「翊宇,好久不見,還沒開學,這麼早回學校啊,我以為你還在念大三大四,時間過得好快。」

「對啊,好久不見,我畢業了啦,再見,掰掰。」

走出7-11,一段我很長時間不去回想的記憶,全都跑出來了。

刀片插在我左邊袖子的口袋,拆紙箱的時候,旁邊的高職妹妹笑我:用力一點它不會痛啦,我就把刀片收起來,學她一拳用力打在黏貼紙箱的細縫上,紙箱就扁了,想到我原本慢吞吞的,這一大堆紙箱不知道要弄多久,我也笑了。

我用清潔劑和抹布擦過的玻璃門,一個中年婦人同事經過旁邊,很大聲地碎念:花得跟什麼一樣,其他同事尷尬地笑了一下,我也好尷尬。

直到我離職以前,其實我連收銀機都沒碰過,因為我做的是人潮最多店裡又正好進貨的晚班,我一直在做的,是用滑車推著比自己還高的牛奶箱,在冷凍庫和商品架之間來回上貨,聽到叮咚聲就要大喊:歡迎光臨。

當時有一個很缺錢的同事,店長幫他排了很多天班,一個月可以賺到1萬多塊,後來他說他沒辦法再這樣上班,真的太操。

不久以後,我就在景美那附近找到了另一個工作,教大概10幾個學生國中數學,我就照著我以前補習班老師的方式教,講一題讓他們練習一題,站在教室前面動嘴巴就好,時薪又高。

主任叫我不要跟家長說我還沒畢業,我想都沒想就照做了,這樣才有錢賺,有個可愛的小朋友說他沒遇過這麼好聊的老師,我心想:因為我根本不是老師啊。

新工作一確定下來,我馬上把員工休息室的鑰匙拿去還給同事,店長打來問,我才說我不做了,當然,她不太高興,這也是為什麼事隔多年,她不但記得我而且對我問候的時候,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說不定也是因為:她記得我是政大的吧,政大學生最愛客訴了,常常搞得她頭痛到不行,敦親睦鄰很重要。

這段日子我體驗到一些事。

我以後要認命地靠讀書考試討生活,不是因為我比較厲害,而是因為過去20多年的人生,已經讓讀書考試變成我唯一比較擅長的事,很難改變了。

還有,我聽過一個做服務業的年輕人說,工作給他的感覺是:人生是黑白的,因為這段經歷,我完全懂他在說什麼,上班的時間人生不是自己的,這些時間變成錢,錢又一下就用掉了,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後來我在公職補習班聽課,一個教得超級爛的兼職教授發表高見,覺得便利商店員工不就是掃掃條碼算算錢嗎?這樣22k還嫌不夠?

以前的我會覺得,他歧視勞工,當時的我卻不這樣想了,我只覺得他這個高知識份子,對社會非常無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