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索爾之子》影評有感

f_13961372_1

我也看了《索爾之子》,看完後每每在滑臉書時看到牆上出現它的影評,我都會點進去看,看到現在至少也看過四五篇了,我發現一件很特別的事,就是至今我竟然沒有看到一個影評人理解這部電影的主軸是什麼。這些影評通常花費大量篇幅在敘述電影的前半段場景,而且重點都放在如何運用鏡頭等技術性的評論,接著,往往突然莫名其妙的說起一些「生的意志」、「人性的崇高」這些超越民族、信仰的罐頭理念,簡單點到就趕緊草草收尾。或者有的影評比較誠實一點,不用這些陳腔濫調搪塞,就說導演似乎刻意不給出答案,其實這只是反映影評人自己沒看出個所以然而已。

在電影裡,每天上千個將死的猶太人,其實不一定知道自己正要被殺害,他們連自己要死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整個民族現在正面臨嚴峻的滅絕危機,但是從被迫協助執行滅絕任務的猶太人的角度則截然不同。主角親手參與大屠殺的每一個細節,他非常清楚猶太人正成千上萬的死去,這些特殊身份的猶太人中,大多數人只能顧及當下,有些人在威脅臨近時為了求生策劃起義,有些人為了活命而說謊欺騙,那麼主角呢?主角在幹嘛?這個部分就是整部電影的核心了。但是直到電影最後一幕前,主角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在想些什麼,始終是模糊的,在電影中間有穿插一些疑點,他可能有個未曾謀面的私生子,他可能在壓力過大之下已經精神錯亂了,拼命地想要幫一個年輕男孩舉行猶太葬禮,偏執到讓他甘冒極大風險,且置身邊同伴交付的任務於不顧。

電影的最後一幕揭曉了答案,當主角看著另一個年輕男孩活著走出集中營時,他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微笑,此刻是整部電影最跳脫現實,也是導演意志最直接展現的時刻,這個小男孩是個象徵,主角看到他就是看到了猶太民族的下一代終於逃過此劫了,因此他心滿意足地笑了。原來先前他之所以執著地幫「掃羅之子」舉行猶太葬禮,也是個象徵,當他面對整個民族即將滅絕而且徹底無力反抗的時候,他思考的不是個人的生存,而是整個民族的「善終」,就像《賽德克.巴萊》裡,莫那魯道寧願發動自殺式的反抗,以讓年輕人獲得「圖騰」,死後能夠回到祖先的身邊。這是一個具有高度文化凝聚力的民族在面對滅絕威脅時,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勇敢面對的表現。

通常我們講到二戰大屠殺的時候,反省的層次都會一下拉得很高,例如人類文明、理性等等普世超民族的關懷,這部電影卻很不一樣,完全是站在猶太人的角度去看猶太民族曾經在二戰時一度面臨滅絕危機這件事情,尤其是看到電影最後的小男孩差點又遭毒手時,那種千鈞一髮的感覺,其實就是猶太人對自己民族命運的感受,要是二戰再多打幾年,猶太民族今天還會存在嗎?對一個自我認同很強的民族而言,這個問題應該再恐怖不過了,對他們而言,大屠殺不是人類文明的恥辱這麼簡單,這種體驗唯有猶太人才能理解。所以這是一部從猶太人的精神世界去回顧猶太民族悲慘命運的電影,我們都是「局外人」,很難看懂也是正常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