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索爾之子》影評有感

原來先前他之所以執著地幫「掃羅之子」舉行猶太葬禮,也是個象徵,當他面對整個民族即將滅絕而且徹底無力反抗的時候,他思考的不是個人的生存,而是整個民族的「善終」,就像《賽德克.巴萊》裡,莫那魯道寧願發動自殺式的反抗,以讓年輕人獲得「圖騰」,死後能夠回到祖先的身邊。這是一個具有高度文化凝聚力的民族在面對滅絕威脅時,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勇敢面對的表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