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大屠殺之後:恐懼、憤怒、行動——法國ATTAC(課徵金融交易稅以協助公民)

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違反人道地從這些不正義中汲取力量。這些戰爭永無將人們引向和平的可能,因為沒有正義就沒有真正的和平。要結束這場戰爭,我們的社會必須遏止自身對強權、軍火、石油、稀有金屬、鈾礦的致命成癮。在不斷滋生絕望和冷漠行徑的社會經濟土壤之外,尚有「惡的平庸性」:人性尊嚴不可能藉由野蠻的行為來保護,野蠻行為的發動者根本捨棄了將人視為人的關懷。

恐怖主義的始作俑者是帝國主義軍事干涉——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就巴黎恐攻事件的聲明

奧朗德在巴黎恐怖攻擊之後,用電視向全國發表了演說,他猥瑣地吐出了一些跟共和國有關的辭藻。身為戰爭的發起者,奧朗德理應對這起悲劇負有極大責任,現在他居然要求民眾的「信任」。他為此宣佈了遍及全法國的戒嚴令,打算以對基本權利的踐踏為現狀解套。此舉馬上得到了薩科齊的支持。自現在起,執政當局得以取締集會和控制媒體了。

左翼視角下的太陽花:在霸權陰影下捍衛民主和自決權

中共為了維持自身統治的合法性,除了口頭上不反對共產主義,還必須另闢蹊徑,不料竟召喚出中國最古老反動的「天朝思想」,搖身一變成「大中華民族主義」,鼓動人民盼望一個國富兵強的新中國,正符合中國向資本主義霸權邁步的需要,堪稱古典與現代的和鳴。大中華民族主義在中共統治集團手中,等同壓迫國內少數民族和周邊國家的工具,總而言之,台灣民族主義正是被大中華民族主義激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