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書評—《隱蔽的戰線》(FIGHTING ON ALL FRONTS)

未命名

馬丁.安普森(Martin Empson)
翻譯:毛翊宇 校訂:區龍宇

【思潮與運動編按】

格拉克斯坦這部書是他關於二戰的第二部,而此文也有扼要介紹。在第一本書裡,他指出,一戰同二戰不同的地方,是一戰臭名遠播,大家都知道它是一場列強之間,純粹分贓不均的戰爭。但是二戰卻連不少左翼也看作是正義戰爭。其實,英美法盟軍即使沒有希特勒那麼極端,他們之打仗絕非出於維護普羅大眾利益,而是出於維護其資本霸權。但由於德國納粹超乎想像的殘暴和野心,同時而且更重要的是,被德意日法西斯主義侵略的各國,進步人民和團體,很早就紛紛起來抗擊法西斯主義。這種「人民戰爭」的元素,為一戰所無,也使到二戰,在很多人眼中,具有了進步元素。所以,他才強調,不能把二戰只看成一場戰爭,相反,「實際上有兩場平行的戰爭在進行」。現在格拉克斯坦第二部書,則進一步鋪陳各國人民反法西斯主義戰爭的具體事例。

文中談到中國例子,雖然很短但也值得注意。過去一周,人們都聚焦於誰是抗日戰爭的領導者。無疑,中共把自己的敵後游擊戰誇大成為主戰場,是偽造歷史。但這不能因此否定,在抗日戰爭中,國民黨之腐爛是令到中國沿海省份盡皆迅速淪陷的原因之一;反之,當時的共產黨雖非抗日主力,但它也的確抗日,而且不像國民黨之腐敗。至於它勝利後的迅速腐敗,則是後話。


 

二次世界大戰終戰七十週年紀念將在下個月到來。屆時許多國家都會舉辦慶祝活動,以莊嚴肅穆的姿態慶祝「民主自由」對法西斯暴政的勝利。

但對當時的同盟國統治者而言,民主自由從來就不是他們所關心的。

在唐尼.格拉克斯坦(Donny Gluckstein)的上一本書《二戰秘史》裡(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Second World War),他主張實際上有兩場平行的戰爭在進行:分別是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以及普通人民為了保衛民主、抗擊法西斯而組織起來的「人民的戰爭」。

《隱蔽的戰線》(Fighting on all Fronts)呈現了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事例。不同作者們讓被遺忘的歷史重見光明,也讓這本書充滿洞見。

托瑪什.侃葛利–埃文斯(Tomáš Tengely-Evans)所作的精彩章節,談到斯洛伐克民族起義,描述了78,000名士兵和游擊隊員,如何同48,000名斯洛伐克法西斯、德意志國防軍和納粹黨衛隊作戰。

通常的說法認為,日本人在戰時盲目跟隨他們的領袖。但隨著戰事進一步發展,越來越多日本人改變了他們的想法。

有時這發生於個人層次,神風特攻隊駕駛員偷偷的在廁所裡閱讀列寧的《國家與革命》,直到死前終於認清這是場帝國主義的戰爭。有時於集體層次亦然。戰時參與罷工和抗議的日本工人達上千名,在1942年東京被轟炸後,工人的集體曠工率達到了驚人的49%。

這段被遺忘的歷史是重要的,因為它挑戰了當今主流的意識形態。

這些事例中最重要的,也許是詹尼.史東(Janey Stone)關於猶太人抗爭的動人章節。史東證明了猶太人並非順從的走進毒氣室,而是經常反抗。許多社會主義評論(Socialist Review)的讀者們,對於馬雷克.埃德爾曼(Marek Edelman)「猶太區鬥爭」(The Ghetto Fights)一書裡的華沙猶太區起義想必並不陌生。

史東亦描述了其他的事例,像在共產主義者的領導下,將猶太人和非猶太人團結在一起的明斯克地下抗爭。自1941年,他們「辦了一份秘密刊物,偷偷把猶太兒童送出猶太區……猶太人與非猶太人一同參與了納粹工廠裡的怠工。」由於其努力,共救出了10,000名猶太人。

殖民歷史也影響了戰爭的進程。歐洲強權支配著東南亞,但其他國家也想分一杯羹。因此,對中國人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希特勒入侵波蘭數年以前,在1931年入侵滿州時便已打響。

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犧牲,反抗的規模弘大。在1943年,中國共產黨紅軍享有七百萬民兵和一千兩百萬「抗日協會」成員的支持。

據毛澤東的說法,抗戰的官方領袖國民黨,採行「積極壓迫中國人民和消極抵抗外侮」的政策,而中國人民剛好相反,「抵抗意識逐漸覺醒並共赴人民戰爭」。

本書中的每個章節,都更進一步闡明二次世界大戰內的核心矛盾,但我不認為這完全符合「平行戰爭」的概念。不同的鬥爭經常相互影響–邱吉爾和羅斯福必須不時宣揚「自由」,以激勵廣大群眾投入戰事。

然而,這樣的言詞鼓舞了士兵(以及在世界各地聆聽廣播的游擊隊員),去相信一個嶄新的世界是可能的,「從北京、河內、雅加達到新德里,以及雅典、貝爾格萊德、義大利北方到巴黎,武裝起來的民眾爭奪著鬥爭主導權。

但有時戰爭顯得更為複雜。緬甸民眾在對抗日本佔領的同時,也反抗戰前的英國統治。這意味著,緬甸的自由鬥士既和英國又和日本作戰。

但緬甸統治階級內部也存在分歧,一部分希望回到過去的殖民體制,另一部分則願為獨立而鬥爭,並從中攫取自身的利益。

格拉克斯坦總結道:「人民的戰爭」意味著「向資本主義的帝國壓迫和帝國主義的資本壓迫說不」。我認為實際的過程更為深刻。

舉例而言,我對發生在澳洲軍隊裡的故事感到驚訝,士兵們在電影院裡,每當斯大林出現在新聞短片上時就歡呼,然而這並非出於意識形態的信服,純粹是因為此舉會使他們的軍官惱怒。

在某些地方,戰爭確實導致革命接近。但其他抗爭則沒有達到這樣的高度,或選擇了反殖的民族主義道路,或被盟軍所鎮壓。

我無意繼續引述書中的其他精彩章節,例如發生在中立國愛爾蘭、荷蘭以及菲律賓的群眾鬥爭。我只想鼓勵讀者們,親自閱讀本書並一睹其風采。

原文網址:http://socialistreview.org.uk/404/fighting-all-front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