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被壓迫的時代,自有戰鬥中的幸福 ─《失業女王聯盟》影評

這部電影為什麼成功?何以得享「權利被剝奪者的電影」之美名?因為它做到了三件事:第一,觀眾透過鏡頭看見的是工人的世界;第二,抗爭行動背後的「痛苦」躍然於螢幕上;第三,捕捉了工人身歷艱難後的意外「幸福」。這三件事就像層層包覆的三層硬殼,一部電影能捕捉到的真實,就在穿過這三個層次以後下到深處,對勞動者和窮人的生命下了最佳的哲學註腳。

廣告

紀錄片《太陽不遠》裡的一段話

等進了社會幾年,就算被壓迫也慢慢習慣了,就是在讀了兩三年大學,也越來越迷惘的此時,突然發現原來是社會的問題,才會有那種跨出一大步的動力,我自己好像也經歷過這一段。台灣資本主義的發展,不知不覺的,一步步把我們想走的路都堵死,建立在個人競爭和優勝劣敗上的意識形態,也不能給青年人生方向,這可能是最大的危機。與1990年代的野百合如此自信、如此目標明確相比,太陽花運動一直是自我意識模糊的,這是我感覺到的很大不同,也是真正屬於我們這一代人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