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新自由主義「援助」到萬劫不復的希臘

首先,為了維繫現有的經濟秩序,國際金融機構不願看到像2008年的信用違約潮再度出現,害怕骨牌效應再度挫傷經濟,因此頻頻出手紓困銀行,讓在經濟繁榮時期海撈一票的金融寡頭們可以高枕無憂,坐等政府幫他們收拾殘局。其次,透過提高失業壓低工資、去管制勞動市場的政策,據稱可以提高投資的積極性,更不用說將國產私有化,創造了大量投資空間,資本家也樂於藉此機會對勞動者發動階級戰爭,打壓工人,提高利潤率。

【翻譯】反對票勝出令希臘工人信心激增

當《社會主義工人報》出刊時,新任財政部長歐幾里得.察卡洛托斯(EuclidTsakalotos)正在前往布魯塞爾的路上,並帶著一份新的協議提案書,然而這份提案書與兩週前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Tsipras)總理不忍簽署的版本相差無幾。若政府執意推動這份協議,抗爭必定隨之而來。歐盟領袖們對此了然於心,且正想方設法提出新的計畫,確保希臘只有嚴守削減開支和私有化的政策才能得到貸款。

反關廠或反「關廠權」的鬥爭?

但這是站在董事和股東的角度看企業,企業非得這麼運作、非得按照利潤最大化的目標行事嗎?當然不是,對工人來說,企業存在的目的不僅僅是營利和滿足資本的貪慾而已,最重要的是,企業藉由生產能夠滿足社會需要的產品,為工人提供就業機會和收入,這才是企業存在的意義。然而,企業經營者卻不是這樣想,例如元太科技,寧願任由生產設備老化、捨棄訂單不接、讓800多名員工和他們的家庭承受生活頓失所依的痛苦,也要選擇坐收權利金的經營方式,經營者和工人對企業的認知有根深柢固的衝突,就是Hydis工人抗爭的深層原因。

【翻譯】希臘工人可為緊縮公投帶來改變

在前任政府接受紓困計畫,甘與三駕馬車狼狽為奸後,希臘人民於今年1月,用選票將權力交給齊普拉斯和激進左翼聯盟(Syriza),以期打破債務和緊縮的惡性循環。但迄今齊普拉斯政府一再退讓。上週激進左翼聯盟同意了合計57億歐元的大幅削支、私有化和增稅的年度計畫。縱使財長雅尼斯.瓦魯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已經用「緊縮」來形容此舉,三駕馬車仍然要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