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大失敗:資本主義生產大衰退的根本原因》

6-15062Q44K63c

前言

自從2007-2008年,由於美國房價泡沫破裂所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世界資本主義遭受了嚴重打擊,經濟產出驟降和失業率飆高成為普遍現象。爾後雖然經歷了輕微復甦,但整體表現仍遜於危機前,且各大主要經濟體如美國、日本、歐盟和中國等等,有些受困於不斷攀高的政府債務,有些則大幅下修經濟成長率。發展前景越來越不穩定,越來越脆弱。主流經濟學家和政治人物,對資本主義經濟為什麼會逐步走向頹敗,不僅提不出合理的解釋,面對日益惡化的貧富差距,也拿不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對金融體系紓困導致龐大的政府債務,緊縮財政支出讓景氣更加低迷,擴大貨幣供給又不可避免的讓資產泡沫更加膨脹,人為刺激經濟的政策效果也越來越差。資本主義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這正是我們關心的。

克萊曼是知名馬克思學派經濟學家,此書是他以官方數據為基礎,對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及其結構性成因的實證研究。為什麼這本書如此重要,值得你我一讀?首先,它不只是描述2006年以降房價泡沫被推高的過程來解釋2008年的危機,這種解釋是膚淺的,很遺憾,這正是多數主流經濟學家的作法。克萊曼廣泛蒐集了自1929-1933年經濟大蕭條開始,經歷二戰後1950年代經濟繁榮和1970年代經濟危機至今(2010年代)的數據,以可供檢驗的統計資料和嚴謹的邏輯推論,追本溯源的暴露了資本主義經濟的根本規律。其次,釐清導致資本主義一再發生危機的深層原因,可以讓我們看清客觀情勢、制定正確的政治方案,給反資本主義運動注入強心劑。有利於中下階層人民的財富重分配政策可以挽救資本主義嗎?金融系統的不穩定只是由於缺乏政府管制嗎?打造一種有利於受薪階級、限制資本盈利能力的資本主義是可持續的嗎?對上述問題的不同答案,都將導致相異的政治結論。這也是為什麼有必要在21世紀初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復興馬克思學派經濟學,就此觀之,此書無疑是一重要的里程碑。

「利潤率下降趨勢」與資本價值消滅

本書在對資本主義危機的解釋上,用官方數據驗證了馬克思學派經濟學的基本論點,隨著資本投資的不斷累積和技術升級帶來的勞動節約,勞動雇用量在新增投資中的份額會有逐漸下降的長期趨勢,而商品價值在市場供需大致均衡的情況下,取決於商品生產過程中耗費的平均勞動量,假設勞動條件不變,出售商品所能實現的利潤多寡依賴多雇用活的勞動力,即薪資勞動者。因此隨著勞動雇用量相對於固定資本(機器、廠房)和流動資本(原料)的比例減少,資本主義企業的盈利能力亦跟著降低,也就是馬克思學派經濟學所謂的:「資本有機構成」上升引起的「利潤率下降趨勢」。

平均利潤率的降低,雖然不會導致經濟危機立刻發生,但卻是危機的間接原因。由於利潤率下降,連帶的也會拉低資本積累率,導致經濟成長減緩和就業市場低迷,也使得盈利能力低於平均值的企業更容易倒閉。本書用了大量篇幅證明,二戰後的經濟繁榮來到1970年代時,便戛然而止,世界人均實際GDP的增長率在1973年以前都十分穩定,但之後卻急遽下降,降幅大約一半,其他經濟數據亦顯示出惡化的趨勢。而這一切都早於1980年代發軔的「新自由主義」改革和「資本主義的金融化」,換句話說,打壓有組織的勞工力量、對市場的去管制化和金融投資的大量增加,是資本主義衰退的果,而非資本主義衰退的因,所以我們今天面對的並非新自由主義的危機,而是資本主義自身的危機。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導因於房屋抵押貸款在此前的持續飆升,然而,本書認為這並非經濟景氣強勁的表現,正好相反,這是2000年代經濟疲弱的後遺症,當時美國正值網路公司泡沫破裂,由於害怕出現日本經濟「失落的十年」,採取了預防通貨緊縮的政策,持續調低聯邦基金利率,因此助長了資本投機炒作的氣焰。

不論是何種人為刺激經濟的政策,因為無法改變資本過度積累的情況,所以長期而言終歸是無效的。在歷史上,唯一曾經讓資本利潤率大幅回升的,就是透過經濟大蕭條和世界大戰的方式毀滅資本,讓資本實物和價值大幅減少,為新的資本挪出投資空間,讓大企業低價收購嚴重貶值的資本,以此來提高資本主義的整體盈利能力。所以縱使經濟危機對受薪階級的生存、人類社會的穩定有極大危害,但對資本主義而言卻是好的,是一種正常且健康的現象,這也正是為什麼資本主義在1870年之後的發展,最後以1914-1918年和1939-1945兩次世界大戰作結,經過兩次戰火洗禮,才迎來了1950年代及往後二十年的戰後繁榮。

駁斥「新自由主義論」和「消費不足論」

正如同作者自己所說的,這本書的重心在於經驗研究而非理論探討,所以書中有大量關於統計數據的分析,尤其是如何從官方資料中,定義出符合馬克思學派經濟學範疇的數據。其中最重要的是「利潤率」的計算,在馬克思學派經濟學家中,對此有著不同的意見。作者認為應當以歷史價格,即支付時的價格來計算預付資本的價值,反對用現期價格計算的方法,因為現期價格事實上回溯性的重新計算了過去的資產價格,依此計算的利潤率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企業並不會按照這個比例調節自身的投資行為,而且這種計算方法錯誤的將資產價格的下跌納入考量,因此大幅高估了利潤率。按照這兩種不同的計算,1980年代之後的利潤率將呈現不同的走勢,作者在經過詳細的考察後,發現1980年代後資本主義並不存在利潤率上揚的趨勢,而是自1970年代後持續下跌。作者根據這個發現來支持他的論點,即新自由主義改革並沒有挽救資本主義免於利潤率的下降。

除了確定利潤率下降的趨勢以外,作者還有兩個發現。首先,將「固定資產歷史成本」除以「僱員薪酬」計算出的「資本有機構成」,在時間序列圖表上隨著利潤率亦步亦趨的上升,可見兩者密切關聯,證明了二戰後資本主義的發展,與馬克思的理論相符。其次,自1980年代以來,資本積累率也緊跟著利潤率減少,兩者亦呈現同向變動的關係。由此與利潤率的漲跌兩相對照,更可以證明認為1980年代後利潤率有所上揚的看法值得懷疑,否則資本積累率相對利潤率的逆勢下跌就成為歷史上十分特殊的例外現象了。可見金融資本主義並不像許多人認為的,曾經大幅提高資本利潤。

在馬克思學派經濟學家當中,對引起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的原因為何,爭論始終存在,其中有相當影響力的一派主張「消費不足論」,這一派理論認為,資本主義是為了利潤而進行生產,其生產規模和投資相對於受薪階級有限的消費能力,有無止盡擴大的傾向,在生產設備上的投資長期而言勢必產生爆炸性的成長,因此產生過剩資本無法被吸收或商品生產過剩的問題,而引起危機。某些版本的「消費不足論」進而主張,只要改善國民收入的分配,讓受薪階級獲得更大的份額,資本主義是可以持續成長和穩定發展的。作者駁斥了這派理論,他指出認為生產能力的不斷增加,必然導致爆炸性成長的看法犯了邏輯謬誤,生產能力縱使持續增長以致排擠消費份額所占的比例,只要增幅小於一定程度,投資和消費的比例長期而言是可以趨於穩定的,並不會有爆炸性增長的狀況發生。就算回顧過去四分之三世紀資本主義的實際發展,我們也可以看到投資支出的增長顯著快於消費支出和GDP的增長,幾乎是其4-5倍,可見就算消費沒有大量增加,只要投資的力道足夠,長期而言資本主義並不會發生剩餘資本吸收的問題。「消費不足論」不論在邏輯或歷史上均缺乏有力的支持,是個失敗的理論。

拯救還是廢除資本主義?

這本書最難能可貴的是,在腳踏實地的數據分析以後,作者沒有忘記馬克思學派以實踐為核心關懷的知識宗旨,將討論拉回到解決資本主義危機的政治方案上。許多左派人士認為政府不該對金融系統紓困,應該將這些財政資源直接支付給那些在金融危機中受害的中下階層民眾,但他們似乎忘記了,金融危機最核心的問題在於資本所有者的「信心危機」,以及因此導致流動性極端缺乏的困境。將大銀行收歸國有的政策也無法解決問題,在資本主義經濟規律的制約下,國有銀行亦必須追求利潤最大化,否則就無法吸引資金,這樣看來縱使實施國有化,也無法避免銀行從事過度投機和因此而產生的經理人道德風險問題。

不論是拯救在危機中的受薪階級或中下階層也好,或者將大銀行和大企業國有化也好,其實並不是錯誤或不必要的政策,但作者試圖強調的是,只要這些改革措施還將自己侷限在維護資本所有者「產權」和「信心」的框架內,換句話說,侷限在資本主義的框架內,那麼這些措施必定沒有辦法解決真正的問題,只是延遲危機的爆發。資本主義,這種為了剩餘價值生產而存在的經濟形式,只要資本利潤降低到一定程度或零,整個生產就會面臨停滯和中斷,企業倒閉的背面,就是大量生產設備的閒置和僱員的失業,只有廢止資本,廢止這種將生產能力當作資本、將人力當作商品的生產關係,才能終結資本主義帶來的危機和破壞。作者更語重心長的指出,左派人士如果提出諸如重分配、管制資本和擴大政府支出的改良政策,卻沒有根本反對資本主義制度,最後終究無法扭轉利潤率下跌和隨之而來的經濟危機,一旦這些改良政策破產,希望破滅的受薪階級可能會被極端民族主義思潮吸引,重演上個世紀法西斯的悲劇。

這本著作裡有太多值得我們學習借鑒的地方,台灣受薪階級的生活條件同樣停滯不前,低薪、長工時和無保障的工作日益增加,未來經濟發展的前景與全球資本主義密不可分,在全球經濟成長持續放緩和主要先進國家債務不斷增加之下,顯得前途多桀。主流經濟學家和政治人物,端出一套套解決辦法拉攏選票,諸如對資本課徵利得稅、強迫企業加薪、促進產業升級等等,私人資本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管制能有多少效果?謀求技術升級以在國際市場中爭取更大利潤的產業政策,縱使成功了,也無法逆轉資本主義日漸衰敗而且對受薪階級不利的事實,否則握有先進技術的美國資本主義,又為什麼會千瘡百孔?

結語

作者以一句話為本書作結:「前途充滿了危險,清醒面對未來的時刻已經到來。」這句話同樣適合在此處重提,在資本主義將人類文明再度拖進泥沼以前,受薪階級能不能形成獨立的、基進的反資本主義力量和對策,如今已成為決定局勢的關鍵,然而究竟該用什麼組織和制度替代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目前仍然是個開放的問題,沒有人有現成的答案,但是我們也不該坐等答案或樂觀的認為只要左派政黨取得權力,一切難題便會迎刃而解,更多具體討論是必要的,對資本主義的經濟分析充其量只是指出了起點,該是清醒面對未來的時候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