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資本論》閱讀心得

10885528_850578354962344_7914057375436502816_n

原本想說在網路上看看評論就好,但是因為勞動社會學的課突然指定這本書作教材,所以還是乖乖掏錢買了它,也花了近一週的時間讀完了。讀完後覺得這個錢花得不冤枉,還蠻有收穫的。

皮凱提在這本書裡,給自己設定了很明確的目標,用詳細的統計數據挑戰市場至上派的經濟學教條,用事實證明不受干預的市場經濟,持有資本所獲得的報酬自然傾向高於平均所得增長率,導致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個人才能的重要性遠不及於財富繼承的社會。皮凱提特別強調,這是市場競爭的本質和自然現象,更自由開放的經濟就算不會使之加劇,也絕對無法改善。於是他提出了課徵全球資本累進稅的構想,認為應當藉由國際合作,令銀行帳戶的所有資料與稅捐機關自動連線,制裁避稅天堂,如此才能緩和分配不均日益惡化的趨勢。

不得不說,就皮凱提的目標而言,他做得非常成功,除此之外他還給了資本主義的「正當性」狠狠一擊,讓那些無條件擁護資本主義的人,無法繼續睜眼說瞎話,市場既不穩定也不公平,而且越來越沒辦法激勵真正的創新,坐領高薪的人也不是因為對社會特別有貢獻。在當前這個貧富懸殊已經成為潮流的時代,我們常常看到主流論述的各種謬論滿天飛,不是為既得利益者擦脂抹粉,就是將分配不均歸因於不夠開放、企業賺的錢還不夠多,而皮凱提這本嚴謹的學術論著,可以說來的正是時候,讓我們看清楚這些說法的欺騙性。

馬克思主義者對這本書多有批評,那些批評我幾乎100%都同意,但我也想做點反省,我們仍有許多能向皮凱提學習的地方,馬克思主義者有時似乎對自己太過自信,忘記了要證明紛雜的社會現實與抽象規律相符有多困難,有時還忘記光是無懈可擊的邏輯往往不能說服人,但事實和數據卻強大的多。也有些人將皮凱提的全球資本稅構想斥為「天真」,我反對,如果連課徵資本稅都是一種天真,那請問由受薪階級自主管理的計畫經濟豈不是更可笑?我們該說明的是使課徵資本稅不可能的政治前提,並強調這個前提是可以被改變的。

我認為應該要嚴肅看待皮凱提的主張,因為今天的問題是社會大眾連全球最富裕的那群人將財富藏在哪裡都不知道,更不要說受雇者對於大企業如何規劃和處置自己的財產都無從得知,就此而言,激進的金融透明化改革是必需的,否則未來社會大眾又怎麼可能對經濟進行民主的管理?就算皮凱提只是出於為了降低貧富差距而如此主張,馬克思主義者也沒有不支持的理由,而且我們會堅持的更徹底,指明在國會等民意機構被1%的富人把持的情況下,這些對公平正義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不會被聽見的,且這不構成我們放棄訴求的理由。

註:其實就皮凱提的分析方法而言,與馬克思有何不同,這些不同又代表什麼社會意義,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課題,例如對「資本」的定義,皮凱提僅為衡量貧富不均,所以將一切能孳息的財產都歸類為資本,以及他將土地當作18世紀以前占比最大的「資本」型態,甚至還將奴隸也當作資本,這些皆可見他的研究取徑與馬克思截然不同。另外,皮凱提用邊際生產力難以衡量和結構性的決定權力解釋CEO的薪水遠高於平均,但按照馬克思的觀點,CEO的活動應屬於執行資本職能的非生產性勞動,與受薪階級薪酬的決定有根本不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