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資本論》閱讀心得

激進的金融透明化改革是必需的,否則未來社會大眾又怎麼可能對經濟進行民主的管理?就算皮凱提只是出於為了降低貧富差距而如此主張,馬克思主義者也沒有不支持的理由,而且我們會堅持的更徹底,指明在國會等民意機構被1%的富人把持的情況下,這些對公平正義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不會被聽見的,且這不構成我們放棄訴求的理由。

廣告

給境外友人的一封信:2014台灣政治觀察

民進黨自從2012年敗下來之後,內部一直有聲音要求黨要和中國建立良好關係,但整個黨處於停滯狀態,結果短短兩年內台灣民眾的政治意識發生這麼大變化,幸好民進黨還沒大破大立,所以這次選舉才撿了便宜,未來民進黨的難題應該會是,究竟要和中國建立良好關係,以成為合格的大資本代言人,還是繼續攻擊國民黨親中賣台,以吸攏中低階層民眾的政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