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汪立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何以成立?〉

讓我們直面問題,當今中國究竟是不是資本主義國家?回答這個問題,要先拋棄對社會型態僵化的二分法,改用「過渡」的概念。關鍵在於,中共政權是推動中國社會走向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判準很簡單,端視中國市場經濟的範圍是越來越擴張,抑或越來越受限?基層工人在管理國家政經事務上的權力是益發增加,還是漸次淪為勞力市場上載浮載沉的商品?

《俄國革命史》新譯本出版

推翻沙皇的二月革命,群眾如何「分子運動」?革命必然產生的雙重政權現象是什麼?在蘇維埃領導層支持臨時政府的情況,布爾什維克如何在蘇維埃內部,發動對臨時政府不妥協的鬥爭?七月事變時力量對比不利但群眾太激進,布爾什維克如何應變?九月柯爾尼洛夫暴亂,法西斯軍事獨裁公然登場時,布爾什維克對臨時政府的態度?

為何香港工人不能缺席雨傘革命?

弔詭的是,台灣雖然有普選權,但在如何結合工運和議會鬥爭這方面,反而可以從香港借鑑不少,這足以證明,勞工的處境不會只因為普選權而改善,勞工運動本身的主觀動力也是重要因素。所以普選權並不是無用,反而應當極力爭取,尤其是在將它與勞動鬥爭結合起來時。而台灣勞工階級該思考的,可能是如何重拾民主制度賦予我們的政治權利,為台灣勞工運動開拓新的版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