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評:居住正義、派遣勞動比例

278332_Img_014

【聯合新聞】國富增加 貧富懸殊反而惡化
2014年9月1日

改正房地稅制不公,能帶來居住正義嗎?

1.富人用房產大玩金錢遊戲,賺進大把鈔票,市井小民日夜辛勞,只能看著越來越少的積蓄、越來越高的房價嘆息。是的,這就是「資本主義」,房屋應當是提供人們居住的必需品,但在唯利潤是圖的資本主義制度下,房屋卻成了商品,成了投機炒作的工具,只有富人才買得起,且不斷轉手炒作,房子一棟接一棟的賣,受薪階層卻一棟也無法買。而受僱者的勞力也如同商品,25K、22K⋯⋯面對資方無止盡的壓低薪資,年輕人的希望究竟在哪裡呢?

2.大家都知道,房地稅賦確實不公,這個制度讓原本就很有錢的人,變得更有錢,但是改革房地稅賦,真的能完成我們所要的公平正義嗎?炒作的代價增加了,但房屋仍然是投機的工具,有錢人玩地產遊戲,窮人苦苦追趕的規則依舊不變。不公平的房地稅制,只是反映了富人比我們更能控制政府政策的事實,真正的問題在於,房屋是人民的必需品,而非營利的商品,必須根本改變這種容許對房屋投機炒作的資本主義制度。

3.受薪階層要團結起來,提出自己的主張,政府的公權力,應該嚴厲禁止任何對房屋的投機炒作,被富人持有的閒置房產,則由政府無償徵收,轉交由有住房需求的人民和土地規劃專家組成的委員會,推動大規模的公共工程,建立符合人民居住需要的社會住宅。只有人民需求優先於利潤的反資本主義政策,才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4.但是我們也很清楚,國民黨和民進黨這兩個親財團的政黨,不要說他們背後的金主,連他們推選的公職候選人,名下都有數不清的萬貫家財,他們的真正立場,究竟站在富人階層還是受薪階層那邊,是很清楚的。打擊富人統治的反資本主義政策,不可能期待他們完成,受薪階層必須要組織起來,在政治上發聲、行動,自己來推動對自己有利的主張,而不是消極的投票給藍綠兩黨,期待他們實現自己的信口開河,勞動者只有真正奪權,才能帶來改變。

【風傳媒】風評:豈能以放寬派遣比例換基本工資漲?
2014年09月01日

身為勞工,我們應該承認勞動派遣存在的權利嗎?

1.勞動派遣在台灣,已經被僱主大量使用,是個普遍的現象,但因為如此,它就是合理的嗎?當然不是!比勞動派遣更普遍的,還有刻扣加班費的強制加班、超時工作甚至積欠薪資,這些現象恐怕都比勞動派遣更「普遍」吧,難道它們就是公平的嗎?勞工只應該接受公平的待遇,對不公不義無論多麼普遍也不能接受。

2.那麼,勞動派遣是公平的嗎?依目前的派遣實態,使用派遣員工的企業,透過派遣的形式,規避了員工因年資可享有的福利、被資遣時的保障和平等待遇的權利。企業以「因應生產高峰」為藉口,將經營風險轉嫁給勞工,讓派遣勞工承擔就業不穩定的惡果,這一切都是為了降低成本,分化正職和派遣,打壓勞工團結,是絕對的不公正!

3.設想一種情形,我跟你租一台汽車要出去玩,結果天氣不好我沒出門,我就把車子還你,然後說租金我不付了,這合理嗎?勞工與企業成立勞僱關係,就像把自己的勞力租給企業,聽命於企業主的指揮,對決策無權過問,當然也不必負擔風險,更何況當企業特別獲利時,勞工的薪資也不會自動提高。

4.企業從勞工的勞動中榨取利潤,當然就要承擔風險,風險應該透過妥善的經營降低,而非規避僱用勞工的薪資成本和資遣費。同工不同酬這種降低成本的手段,起於企業對獲利的貪婪,更是對勞工人格的污辱。因此我認為,在台灣,不論學者和官員如何美化,派遣終究只是剝削勞工的手段,勞工應該拒絕勞動派遣,拒絕被剝削和被歧視。

5.勞工應該根本否認勞動派遣存在的權利,但我個人主張,應該要求勞動部盡快通過「派遣勞工保護法」,不給官方任何藉口,不能因為資方反對就拖延,目前勞動派遣是「全面合法,毫無規範」。勞動派遣的剝削,是個結構性問題,需要勞工長期努力以解決,但不該反對通過法案,至少讓派遣勞工在法律上多項自保的武器。

※針對第5點,引述邱羽凡的意見:“個人也同意儘速立法,但不是目前的(偽)「派遣勞工保護法」,而是該立派遣落日條款或派遣禁止法。過多的妥協只是為更多未來危機預埋伏筆,被搞爛的德國勞工派遣法就是眼前最好的例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