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電視工會奮戰第一線

1441108016-2941572582_n

壹電視工會奮戰第一線
-媒體勞動者團結聲援刻不容緩!

今年(2014)8月14日,壹電視工會舉行罷工通訊投票的開票,全部204名工會會員(當時全體員工330人),共140票贊成,15票反對,以壓倒性的多數支持罷工,取得合法罷工權。雖然目前工會尚未發起進一步的行動,但光是決議支持罷工,已經在台灣十分少見了,尤其這更是港台媒體業工會首次取得罷工權的創舉,背後原因、後續發展和對勞工運動帶來的影響,值得熱心勞動權益的朋友,給予最高度的關注。

作者個人學識和歷練十分有限,只是感於壹電視工會此次爭議行動意義重大,希望眾多勞工朋友都能稍微了解,所以雖然無法做深度分析,但還是寫下了這篇觀察筆記和心得。

壹電視勞資爭議從何而起?

要談這場勞資鬥爭的起因,首先要從壹電視近年的重大事件講起,壹電視原本屬於壹傳媒集團,老闆是黎智英,壹電視網羅媒體界的優秀人才,總是不乏許多有深度的報導。不料好景不常,去年4月份,公司被轉賣給年代集團,壹電視遇上了所有勞工最害怕的大裁員,員工數從原本的700多人,銳減為300多人,在這3、4百人的裁員風暴中,工會亦代替會員發聲,最後整個轉手的過程和平落幕。

自從被年代集團買下後,壹電視員工的勞動條件急速惡化,從原先較同業優渥的待遇,變成人力嚴重不足、工作負擔加重、新聞自主受限。然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去年(2013)12月31日晚上,年代資方張貼在電梯口的一紙公告,在完全沒有知會工會的情況下,片面修改工作規則,大幅降低勞動條件,並宣布從隔天開始立即實施,具體的內容包括:取消五一勞動節休假、颱風天出勤的災防假、 一年12天的全薪病假。

資方的這個動作,在員工間引起極大反彈,工會也主動找資方談判,並展現高度的協商誠意,提出各種替代方案,例如取消的休假改發加班費或津貼、全薪病假可減少但應當保留一定日數。沒料到資方態度非常強硬,在調解會上對工會代表拍桌子、破口大罵,表明「沒什麼好談的」,在勞資談判期間,工會亦向台北市勞動局申請勞動檢查,壹電視公司經檢查被裁定有未給付加班費、超時工作和令女性勞工進行夜間工作等違法事實,而對於同樣屬於違法的片面修改工作規則,資方則是表示「大不了罰錢」,擺明吃定勞工,在資方態度如此惡劣下,調解會只開了1次就宣告調解不成立,約在今年4月底時,勞資談判破裂,工會開始走向罷工投票的道路。

資方持續進擊,勞方退無可退

「我們不想拿到罷工權,是公司逼我們拿到的!」

從日常相對和諧的勞資互動,到今天工會舉行罷工投票,絕對不是資方的單一措施引起的。而是會員意識經歷了一個個階段的轉變、提升,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各種不同因素起著作用才形成的。

從起初的轉賣時期,原本工會的想法是期待和資方誠信的合作,希望資方能好好對待員工,這樣員工也會願意努力打拼,因而吞下了3、4百人被裁員的苦果,然而在被買下以後,勞動條件的惡化,在員工力不從心下,新聞品質也降低,員工的不滿逐漸累積。去年12月31日又引燃了另一導火線,而資方的處理方法,讓雙方關係更為惡化。

壹電視員工的勞動權益遭到大幅刪減,只是年代集團對旗下諸企業員工政策的一環,換句話說,年代集團對勞工的進攻是一視同仁的,今天只是因為壹電視有工會能夠保護員工權利,所以這麼惡劣的管理政策才會浮上檯面,而旗下其他企業的勞工則默默受害著。也許年代集團怕的就是,如果不對有工會的壹電視員工採取強硬打壓手段,而在公司政策上做出哪怕是一點點的讓步,可能會讓其他企業的勞工向壹電視看齊,更敢於向年代爭取權益,危及高階管理層凌駕於勞工的絕對權威。

然而這種強硬的打壓手段,卻在壹電視起了催化工會進一步抗爭的行動,原本工會只是期待公司給予起碼的尊重,對公司政策非常願意讓步,不料,公司的強力打壓,卻讓工會在會員的壓力繼續升高下,不得不發起一場罷工投票,正如工會理事長說的:「我們不想拿到罷工權,是公司逼我們拿到的!」

資方持續打壓、罷工前夜危機重重

壹電視工會在取得罷工權之後,緊接著面臨的,就是每一場勞工抗爭都會遇到的劇碼,資方對工會明暗兼施的打壓開始了,先是在8月14日當天,用職務命令的方式,將理事長調離實際的新聞編採工作,請他做「專職理事長」(約七天後才讓他恢復職務),許多會員被公司個別約談、施加壓力。而年代集團對工會打壓的最厲害、也最致命的一著,則是把壹電視工程部移編到年代新聞台,這個措施的目的,是為了打擊工會和罷工的力量,第一,壹電視工程部有工會會員60多人(全體員工80人),移編的結果是壹電視整體員工減少,會員人數也減少;第二,工程部是發射電視訊號的部門,重要性等同報社的印刷廠,如果未來罷工時工程部不在工會的控制下,那麼年代只要做個切換訊號的動作,壹電視新聞台就會重新開始播送節目,這樣一來閱聽大眾就不會知道壹電視在罷工,罷工對年代集團收益的打擊也會大大降低。

就在這個危急的時刻,壹電視工會也規劃著、尋找著繼續鬥爭的方法,於是才有9月1日NCC大樓前的抗議行動,要求NCC善儘監督年代集團的義務,落實年代當初接手壹電視時所作出的承諾,並利用這個機會,增加抗爭的曝光度以及和其他勞工團體的橫向串聯。就短期而言,這個策略目前對罷工實力尚嫌不足之情勢的幫助並不大。

目前壹電視工會面臨著工程部被移編的重大危險,工會理事長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罷工的時機點不便透露,還是希望年代資方能對工會的訴求給予善意的回應,同時強烈譴責資方,目前公司方面完全沒有正式找工會談。但是我們卻從報章雜誌上看到,資方總是在媒體上表示「會跟工會再慢慢溝通」,實際上完全不理睬工會,卻採取了一大堆打壓和騷擾工會的小動作,大玩兩面手法,這再一次印證了,勞工在抗爭時千萬不能低估、更不能輕信資方。

就當前鬥爭的需要而言,最緊迫的應該是反對工程部移編,因為它牽涉到罷工的命脈,有必要用一切方法,阻止甚至盡量延緩這件事發生,至少做到以拖待變,讓資方在考量是否妥協時增加一個不確定因素。目前情況下,法律鬥爭可能是唯一可以救命的手段,例如:提出資方行為違反工會法第35條,屬不當勞動行為,或者主張從壹電視移編年代新聞台,涉及不同法人,未得勞方同意於契約法理不合等等,都是很好的理由。

媒體勞動者團結時刻無可再延

「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

這次壹電視工會的抗爭,也讓外界看見,原來在新聞播報品質下降的背後,真正原因是無良的資方及血汗的記者,整個媒體業界的勞動環境,已經向下沈淪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以一個孤軍奮戰的壹電視工會,要去挑戰整個媒體業界的資本家,太困難了。

讓我們試著想像看看,如果今天年代新聞台也成立了工會,跟壹電視工會一起抵抗資方打壓勞動條件,這場仗的勝算應該可以提高到七、八成,工程部被移編的擔憂自然也不存在了。而其他主流媒體,令人匪夷所思的,對這場已經延宕至少6個月以上的媒體業勞資爭議,非常的沈默,沒有一家敢報導,想必是因為記者在媒體業老闆的淫威之下,編採自主被扼住了,如果這起勞資爭議能夠被其他媒體大幅報導,年代資方承受的壓力絕對會更大。

當然,以上都是我們的想像,現實中,媒體從業人員面臨著高壓的管理,隨時有被炒魷魚的危險。但是今天的壹電視工會抗爭,對年代集團以外的媒體業員工而言,不也是最好的教材嗎?現在不籌組工會,等到未來某一天,老闆用同樣的態度打壓自己的時候,連個能出來幫忙擋在前面的工會都沒有。一句話: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

結語:壹電視勞資鬥爭之借鑑

另一個值得其他媒體業勞工借鑑的經驗是,當初壹電視員工們期待,年代集團是個像樣的資方,這種期待當然無可厚非,然而現在它已經落空了,設想,假如當初從壹傳媒轉賣給年代時,就為了可能被解僱掉的3、4百人打一場反裁員保衛戰,現在的結果會不會不一樣呢?當時壹電視工會會員數多達600人,與現在的200人不可同日而語,如果早打晚打都要打,在力量比較強大的時候反擊,總是比較好的,勞工面對磨刀霍霍的資方,只能說:縮頭也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放手一搏未必是種冒險,就長期而言,反而可能是明智之舉。歐美國家的媒體業工會,例如英國的BBC,每當公司擬推動裁員計劃時,工會總是不吝嗇的以罷工回擊,也許就是學到了相同的經驗吧。

最後,這整起勞資爭議,深深的讓人體認到,一個缺乏新聞素養、無心經營且滿腦子只想壓低成本的媒體老闆,在把自己的錢包塞得鼓鼓的之餘,帶給社會的,只有血汗的記者和低品質的新聞,相比之下,基層員工和工會反而是真正有能力、而且也知道要怎麼經營媒體的人,我們的社會真的需要這些資本家嗎?我深深懷疑。

預祝壹電視工會鬥爭勝利!一戰功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