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第2集觀影心得

10550984_775368725816641_2264919789519050013_n

《猩球崛起》第2集觀影心得:Koba的失敗與勝利

當初看完電影《猩球崛起》第1集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除了Caesar糾結的心理歷程和人猿之間壯烈的作戰場面外,就是猩猩崛起(Rise)的「過程」。這個過程本質上是政治的,內容聚焦在領導者如何用行動激發、教育群眾,以及群眾如何克服自己千百年來累積的奴性。這股力量最後匯集到大橋一戰總爆發,此戰役也在Caesar的領導下擊潰敵人,奠定了Caesar在猩猩群中不可動搖的權力。對我來說,延續《決戰猩球》科幻題材而拍攝的《猩球崛起》,性質更像是「政治寓言」而非科幻電影,它隱喻被壓迫者發動的政治革命,電影的張力來自於這個過程本身在人類歷史中的重量。而對於《猩球崛起》第2集,我同樣從政治寓言的角度欣賞。

坐臥在床上隨意瀏覽著電腦螢幕,腦中不斷回想和整理剛剛在電影院看完的《猩球崛起》第2集,我想著:如果第1集是以Caesar為靈魂人物,表現革命者如何策動起義,那麼第2集是否存在一個靈魂人物?表現的又是什麼政治過程呢?漸漸地,答案浮現了,我認為相較於在第1集已經被詳細描繪過的Caesar,在第2集所表現的政治過程裡,最具關鍵性且導演著墨最深的角色其實是曾經飽受人類虐待的Koba,而這個政治過程則是革命領導集團內部的權力鬥爭。

第一個饒富趣味的是,Koba和Caesar兩者的出身背景完全不同,Caesar出生在一個對他滿懷關愛的人類家庭,由於一場意外被剝奪自由後才轉而認同自己所屬的物種;Koba則是一隻在動物實驗室裡倖存的實驗猩猩,在被解放前從不知自由的滋味,牠身上的傷疤訴說著對人類無法遏止的恨,可以說牠們兩者的生命經驗,各自體現了猩猩這個物種對人類所懷抱的兩種極端不同的情緒,不同的情緒也帶來不同的認知模式,兩者簡直沒有交集。第二個值得一提的則是,Koba與Rocket、Maurice等猩猩不同,後兩者都是Caesar在猩猩收容所中培養的班底,牠們的思考能力主要是因為Caesar讓他們吸入ALZ113,而且在獲得自我意識的當下就認可了Caesar是領導者的事實;而Koba的智力卻是在實驗室中因為被人類反覆實驗而獲得的,換言之,Koba的智力不是來自Caesar的啟發,牠對Caesar的忠誠純粹來自被解放,這不影響牠在思考上的獨立,另外在第2集中,Koba和Caesar幾乎是唯二能流利地用口語說出人類語言的猩猩,可見他的智力較高,且能說人類語言這件事,對剛脫離人類宰制的猩猩在心理上自然有優勢地位。人格特質不同、能力優越的第二把交椅卻又非領導者的親信,這般的地位結構早已埋下權力鬥爭的伏筆。

(講到Caesar的收容所班底,就不得不想到在第1集中以身殉道的大猩猩Buck,徒有強大蠻力卻不敢掙脫枷鎖,Caesar解放了他的心靈,在大橋一戰中要痛下殺手卻被Caesar喝止,衝著人類用震耳欲聾的怒吼來宣泄憤怒,奮不顧身地從大橋上跳起,撲向朝Caesar開火的直升機,以上都是第1集的經典鏡頭,也是猩猩起義形象的最佳寫照,Buck雖然短命但這個角色的藝術分量卻無比巨大。)

Koba與Caesar的鬥爭,可以說是貫串整部電影的主軸,按照故事發展的時間順序,兩個領導者共有下面幾次戲劇性的互動:

一、電影的故事從Caesar在森林中建立的家園開始,猩猩在這裡與人類隔絕,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片首的狩獵場景中,Koba從大棕熊的手中奮力解救Caesar,證明在沒有外部威脅的情形下,Koba是寧願對Caesar忠心耿耿的,更沒有爭奪權力的意圖。然而事情卻發生了變化,一切肇因於人類的到來,這個事件不僅引起Caesar的憂心,也在猩猩群中造成恐慌,Koba也第一次發展出和Caesar相左的意見:猩猩應當展現力量不該和人類妥協,Koba起初採用私下諫言的方式,顧及了Caesar鞏固大權所需的尊嚴,也表達自己的忠誠,這一次Caesar和Koba緊緊握住彼此的手臂,兩人居於較平等的地位,對彼此的信任更是不言而喻。

二、然而當人類提出他們進入猩猩領地中修復水壩的要求時,Caesar說出「讓人類做他們的工作」(Human work)這句話,深深牽動了Koba對人類威脅的敏感神經,Human work?人類除了統治、傷害猩猩以外還會做什麼呢?這次Koba出於憤怒而當眾冒犯了Caesar,Caesar這次則不同,並沒有正面回應Koba提出的意見,而是用身為王者的怒視,讓Koba從激動的情緒中清醒過來,立刻伏下身軀請求原諒,這一次,Koba的認錯仍然是真心誠意的,到此次衝突為止牠都還是Caesar衷心的跟隨者,但彼此之間無可置疑的權力不對等,也深深烙印在Koba的腦中。

三、雖然承認了Caesar無可挑戰的權力,但Koba始終無法放下對人類入侵的擔憂,於是牠前往人類的村鎮進行偵查,果然被他發現人類擁有強大的軍火,準備在必要的時候對猩猩進行大屠殺,Koba體認到猩猩的聚落正瀕臨危險,急忙返回,原已經百般焦急的牠甫回到森林裡,卻又聽到Caesar寬恕違背承諾攜帶槍械的人類,並讓猩猩協助人類進行水壩工程的消息,Koba對Caesar的不滿至此終於衝破臨界點了,牠怒氣沖沖地在眾猩猩面前嚴厲譴責Caesar道,對人類的愛讓牠置猩猩的安危於不顧,一切以猩猩福祉為最大考量的Caesar無法接受這個指責,也許更無法接受Koba一再地以下犯上,於是到目前為止兩人間最嚴重的衝突爆發了,Caesar往Koba身上撲過去,發狂似地狠狠攻擊牠,而Koba在震驚中,感受到Caesar原本是使出足以殺死自己的力量捶擊著,只是由於「猩猩不能互相殘殺」的信條才懸崖勒馬,此刻Koba無疑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脅,這是公開挑戰Caesar可能付出的代價。走到這一步,兩人的殊死鬥爭其實已經不可避免,Koba想必就是在這個當下,暗自徹底和Caesar決裂,雖然這次Koba也請求了原諒,但與第一次不同,已經完全口是心非了。

四、猩猩領導集團的內部權力分配,無條件歸於Caesar,在這樣的權力結構下,Koba出於對人類的恨,以及對自己主張的貫徹,只有走上暗殺這種傳統式「宮廷政變」的道路了,我個人認為,這種政治鬥爭手段的出現,與其歸因於謀劃者個人的偏差心理,更應該歸因於整個領導集團獨尊最高領袖的權力結構,不同政治綱領的討論無法公開進行,對既定政策的挑戰不見容於當權者,這種血腥狡詐的鬥爭模式遲早會出現,哪怕是原本對領導者忠心耿耿的Koba也不例外。

五、在暗殺Caesar以後,Koba順利地鼓動了猩猩對人類的村鎮發起偷襲,攻佔了重要的槍械庫,並以猩猩的鮮血作為代價,獲得了關鍵的勝利。這場勝利的作戰,群眾的全力參與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依我的看法,這不能單單解釋成Koba暗殺陰謀的湊效和誇大人類威脅的謊言所造成,從馬克思主義者(Marxist)的觀點分析,其實Koba和Caesar的鬥爭並不只是單單兩個人之間的較勁,而是群眾中兩種不同派別的鬥爭,Koba並沒有迷惑猩猩的心智,因為猩猩對人類的恐懼和恨無疑是真實存在的,只是由於Caesar把持最高權力對猩猩進行壓制,才隱忍不發,Koba的登高一呼只是群眾自身欲望的投射,Caesar所維持的和平原本就是極其脆弱的,牠自己很可能低估了這一點,以致在與人類和平共處上走得太遠了,反而刺激群眾、助長了猩猩向人類開戰的結果。

六、幸運逃過一劫的Caesar,非常明智地認識到,領導猩猩打贏關鍵戰役的Koba已經不是微不足道的篡奪者而已了,Koba用驍勇善戰的行動和恐怖統治樹立起自己的威信和領導地位,此時除了Caeser自身的親信以外,其他猩猩就算看到Caesar仍然活著,也只是採取了觀望態度,這種政治上的結果,無疑是Caesar和平政策的一個挫敗,牠仍然必須用實力奪回自己的權力,顯然有很大部分的猩猩不僅僅是懼怕Koba,而是對和平政策的號召漠不在乎。最後一幕Koba和Caesar的對手戲裡,已經難逃死亡的Koba冷冷拋出一句「猩猩不能互相殘殺」,這句話在此刻出現的意義值得玩味,但Caesar的反應更值得關注,他起先表現出王者的風範,抓住Koba的手,旋即Caesar的眼神快速掃過身邊觀望的猩猩群,牠的眼神透露出心思的轉變,一句「你不是猩猩」宣判了Koba的死刑,這代表什麼?無疑含有殺雞儆猴和重申朕即法律的意味。

電影的最終幕,Caesar絕望的說出:「戰爭早已經展開了,人類不懂得原諒。」透露著人與猿之間最終難免一戰的淒涼,在猩猩的簇擁下,Caesar堅定的眼神透露出決戰的意志,這也遙相呼應《決戰猩球》中的設定,人和猿還是爆發了戰爭,並且由猩猩獲得最終勝利,統治人類千百年。我認為這一幕,是導演透過這部電影在向所有觀眾提出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戰爭的爆發是歷史的必然?還是人猿之間曾經有和平的可能?用心看完電影的人,一定都同意這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我無法回答。

假如由於人類的敵意、貪婪和偏見,使得人類永遠不會放棄血洗這座森林的可能,那麼又該如何看待Koba和Caesar之間的鬥爭呢?事實上有許多論據可以支持這個假設,人類村鎮的首領原本就打算在三天後動用武力掃蕩猩猩,視Caesar示威性的進軍如無物,而無線電最後更聯絡上了離此不遠的軍事基地,一切都如Koba所預見,人類有了能源,只會變得更強,對猩猩聚落的安全百害而無一利。如果最終一戰仍不可避免,那麼毫無疑問,Koba的戰爭政策其實才是正確的,被壓迫者的革命最忌諱動搖和躊躇不決於無謂的談判,只有最果敢堅決的行動,才能確保勝利和最小的損失犧牲,這套經驗應用於此再貼切不過,試想,沒有突襲佔領人類槍械庫的猩猩,如何面對現代化的人類戰爭機器,和平的基礎只怕比現在更薄弱,沒有考慮力量對比的消長,卻奢望對敵人進行道德感化,這樣的人不夠資格作革命領袖。

人類的威脅,對猩猩而言本是一個最嚴重的政治問題,內部衝突的爆發無可避免,但是在Caesar的統治下,這個衝突卻無法被公開化,Koba雖然在奪取權力的過程中,因為濫用暴力迷失了原本的目標,在他眼中原本應該保護的猩猩只要不擁護他的權力,就被視為敵人,自己更從英勇的戰士蛻化成了盲目的獨裁者。但他的政策極有可能比Caesar更正確,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而他的堅持則令牠選擇陰險狡詐的手段貫徹自己的信念,如果這樣做其實挽救了猩猩這個物種免於人類的傾覆,那麼Koba可謂不折不扣的悲劇英雄,命運讓牠做牠應做的事,但又讓牠死得如此卑鄙。Koba失敗了,但是牠的政策勝利了。

為什麼有感而發寫了這一篇?在導演的魔力下,我看電影的當下其實是認同Caesar的,而且我直到現在也並不特別同情Koba。但是回憶起電影中一幕幕Caesar居高臨下看著其他猩猩的眼神,卻令我覺得不安,這部電影描繪了被壓迫者壯烈的政治革命,但美中不足的是,它沒有告訴觀眾,在歷史上真正不斷葬送革命的,絕對不是激進的綱領,而是領袖的獨攬大權和群眾的盲目服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