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的西門町看電影記

20080120044305853

不知道為什麼,每年到了六七月時分,腦袋就會浮現很多回憶。前兩天我騎車經過西門町,就想起了很多事。雖然我就讀的高中,離西門町並不遠,但其實我不常來這玩。也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每次來西門町的記憶都十分鮮明。有次回憶特別令現在的我印象深刻,大概是我讀高中三年級的時候,考完了一場試,就跟好幾個同學相約去西門町看電影。現在想想,五六個穿制服的大男生結伴去逛西門町,實在是件很遜的事情。而且我們為了發洩考試的壓力,還一路興奮地大呼小叫,互相搶奪彼此的食物,旁人看起來一定覺得我們非常愚蠢。當時我們這票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到了電影院,當下隨便選了部電影《末日危城》,還是光頭帥哥傑森史塔森演的。我們進了電影院也沒有鎮靜下來,依舊邊看電影邊吵鬧,其他觀眾大概是敢怒不敢言,覺得沒必要跟一群沒腦的年輕人計較。現在想想還真覺得有點羞愧。

年紀越來越大以後,就幾乎沒有跟一群人去看電影了,甚至大多數時候,還是自己一個人默默對著圖書館的電腦,凝神專注地欣賞。但是這次看電影的經驗之所以特別,不光是人數眾多,還有兩件值得記錄下來的事:

一、當我看著螢幕上的半獸人朝著主角居住的村莊衝過來,越來越投入鏡頭呈現出來的世界。有隻半獸人拿著一把大刀對著主角當頭劈來,我也屏氣凝神,結果突然從我的正後方,傳來一聲吆喝,強勁的手刀從我頭頂劈下。在精神高度集中之下,差點沒被嚇到尿褲子,轉頭就看到一張得意的臉,對我笑笑地說:「怎麼樣?很有臨場感吧?」當場只覺得既傻眼又驚魂未定,只能說那真的是我看過最有臨場感的一場電影,附送人肉實境模擬系統。如果跟文明人一起看電影是絕對沒有機會享受這種待遇的。

二、隨著劇情的發展,出身農家的英勇主角,在一場半獸人的攻擊中解救了國王,在國王臨死前,一名衛士神秘兮兮但嚴肅地跑來找主角,說國王希望在死前能見他一面。當時的我盡量讓自己的腦袋處在被動接受訊息的狀態,雖然當時年紀還很小,但已經明白享受某些電影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腦袋放空。在病榻上的國王將眼神瞄向主角,嘴唇微掀,坐在我旁邊的同學碎嘴了一句:「我是你爸。」就在我聽到這句垃圾話大約0.5秒後,就從電影院的音響傳來國王的遺言、劇情的高潮,國王說:"I am your father."然後我旁邊的同學就轉過來睜大雙眼驚訝地看著我,我也驚訝地看著他。這是我在欣賞電影時,看到劇情轉折處情緒最詭異的一次經驗。到底是我同學的垃圾話有編劇的水平,還是這位編劇的構思有垃圾話的水平?真是個永遠的謎。

後來劇情的發展,就是主角繼承王位,直搗黃龍殺入惡魔的巢穴,拯救了公主,當初背叛國王的人下場也非常悽慘。我們一行人走出電影院,心情非常鬱悶,想想走進電影時付出的200多塊,內心感到極度扭曲不平衡,於是我們就繞行西門町的主要大道,扯開嗓門用最大音量聊天,不斷重複以下內容:「最近有什麼電影好看啊?」「厚!你都不知道《末日危城》超級好看的啦!」「《末日危城》!」「《末日危城》超級好看啦!」「《末日危城》!《末日危城》!《末日危城》!」一路上引來許多好奇的目光,我們猜想也許目的已經達到,同時也因為感到越來越空虛,於是就默默地離開,各自打道回府了。

雖然我不常進電影院看電影,但是就我有限的經驗,這真的是我進電影院看到爛片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後來我看過的大量電影中,好像沒有一部無聊的程度能與它相比。說實在的,花200多塊看到一部超乎想像的爛片,其實也是種可貴的體驗,否則我也不會到今天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那天用手刀劈我的是許哲瑋,說出經典台詞的是張博崴,還可能有其他一些不重要不三不四的同學,比方說宋建融、趙和湘、許劭禎、曹智嘉之類的。每年到了天氣最熱的時候,騎著摩托車在路上跑,就會想起去年和前年,在同樣的大熱天,也是和這些傢伙們一起騎著摩托車,爬過陽明山經過北海岸去看張博崴。然後就會想到過去的點滴回憶,連帶想起自己當時幼稚的樣子,要不是張博崴永保年輕,我也不會每次都驚覺自己又比當時老了些。其實就是一句話:想念老朋友啊!想念這些見得到的、見不到的老朋友。於是我在心裡默默許下諾言,要在康至青變成中年大叔前把他燒給張博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