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發生了什麼事?

Tahrir_flags_1824414c

埃及發生了什麼事?
──搞清楚2011~13埃及革命的來龍去脈

兩年前的一場革命,推翻了獨裁者

2010年12月15日,因為一個無業青年自焚抗議的突發事件,同樣位於北非的突尼西亞爆發革命,推翻一黨專政的獨裁者。誰也沒有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但整個北非,卻因此相繼捲入群眾運動浪潮,這就是著名的「阿拉伯之春」。為何各國的人民,會像一把被點燃的熊熊大火,前仆後繼地登上歷史舞台呢?因為北非各國其實有著相似的社會問題:大量的貧窮人口、大量的失業,尤其是青年失業最為嚴重,懸殊的貧富差距、城鄉差距,多數財富掌握在少數政商權貴手中;而且政府由執政黨一手獨攬,人民沒有言論和集會結社的自由,不能組織政黨,當然更不能投票選舉和過問國家政治。

發生在埃及的革命運動,最受人矚目。在突尼西亞人民的鼓舞之下,2011年1月25日,一群埃及青年號召人民走上街頭,發動大規模的示威抗議,要求執政長達30年、軍人出身的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穆巴拉克面對群眾示威,策動軍隊和警察發起血腥鎮壓,但是每次衝突都激起人民更強的反抗。他沒有預料到,這次面對的,是群眾長年累積的怒火總爆發,人民已經有不惜流血也要對抗到底的決心。在這種情形下,血腥鎮壓除了增加革命烈士的人數,只會讓更多群眾憤而投入反抗者的陣營。終於,2011年2月11日,歷經18天的街頭混戰,穆巴拉克終於承認他無力控制全國局勢,於是由當時的埃及副總統出面宣佈:穆巴拉克辭職下台,國家政權轉交埃及軍方,由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 the Supreme Council of the Armed Forces,簡稱SCAF)暫時接管。此刻的埃及人民歡欣鼓舞,慶祝這場推翻穆巴拉克的「埃及革命」贏得勝利。

穆巴拉克被推翻後,人民選擇了穆西?

自穆巴拉克政權垮台至今,兩年半過去了,埃及現在的命運是如何呢?2013年6月30日,埃及人民發起了「二次革命」,共計1,700萬民眾走上街頭,創下示威遊行的最多人數記錄,要求埃及總統穆西(Mohammed Morsi)在7月2日以前下台,否則就不解散。穆西代表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在2012年6月的總統選舉中,打敗代表穆巴拉克政權殘餘勢力的參選者,贏得這場選舉,而6月30日正是他就職的日子,就在他就職一週年這天,埃及人民展現出比挑戰穆巴拉克還要強的意志,要推翻他的政府。一場革命趕走了獨裁者,一位靠著選舉得到權力的總統,卻馬上面臨另一場革命,這是為什麼呢?

穆巴拉克時期,埃及政府長期施行劫貧濟富的政策,將國有企業賣給本國和外國的私人投資者,基層勞工在一波波的失業、減薪浪潮下,生活越來越困苦。為了取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的鉅額貸款和西方國家的金援,國家投注在醫療、教育、交通等公共項目的資源越來越少。此外,穆巴拉克家族的貪污腐敗也為人詬病。埃及人民面對這樣的政府,心中自然忿忿不平,為了維繫這個極端不平等的社會,政府以警察和司法系統,對人民進行嚴厲的政治打壓,這也是為什麼在推翻穆巴拉克的革命中,人民對象徵獨裁統治的警察懷著強烈仇恨。經濟權利的剝削、政治自由的匱乏,像壓在埃及人民頭上的兩座大山,令他們苦不堪言。難怪蜂擁至街頭的埃及民眾,除了吶喊「人民要政權倒台」這句口號,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了。群眾一旦覺醒,就不僅要爭取政治自由,還要改善自己的生活。

而2012年6月30日上台的穆西政權又如何?他是否滿足了埃及人民的渴望?在首波埃及革命之後,人民群眾變得自信,他們要求,每一個革命中的犧牲者都應平反;那些加害者,尤其是前政權的警察和司法人員,應受到最嚴厲的審判。但是2012年10月10日,開羅刑事法庭竟然宣判24名前政權的高級官員無罪,這個結果隨即使得民怨沸騰,而穆西為了安撫群眾,解除了檢察總長的職務,但是在許多法官和檢察機關人員集體抗議下,穆西最後竟然收回成命。對前政權負責壓迫人民的官僚,他的手高高舉起、輕輕落下。如果一場以專制官僚為敵人的革命,最後竟讓這些高級官員繼續作威作福,那當初又何必要付出流血的代價?

穆西藉由選票走上政權,在選舉所具有的民意正當性表面之下,真正讓埃及軍方不得不對穆西退讓三分的,是埃及革命的群眾力量,人民將民主過渡視為革命現階段的成果,任何倒退回穆巴拉克時代的跡象,都會刺激群眾暴動起來,這是埃及軍方不樂見的。有了穆巴拉克被推翻的前車之鑑,軍方沒有自信能控制局勢,寧可小心翼翼地退讓、保護自己的既得權力。穆西雖然執政,但軍方的存在卻始終令他覺得芒刺在背。

為了鞏固自己從軍方手中得來的政權,穆西採取了許多動作,2012年11月22日,他公開一道憲法聲明,宣佈由總統擬定的法令和政令,在埃及正式頒布新憲法和選出新的國會以前,直接有效,不受來自任何方面的否決。穆西限制了前政權殘餘勢力的力量,但是他並不打算把權力交還給人民,而是打算緊緊地抓在自己手上。此舉讓穆西政權付出可觀的代價,11月27日,約20萬民眾重回推翻穆巴拉克的解放廣場,喊出了要求穆西下台的口號。這是人民中反對穆西統治的情緒,首次以示威抗議的形式浮現,這是未來埃及「二次革命」的先聲。

為了回應群眾反抗勢力的再次抬頭,穆西在2012年年底,推動了新憲法草案的公投,此案在投票率僅3成的情形下通過了,該草案的內容規定,未來埃及的立法將以伊斯蘭律法為根源。穆西這樣做的目的,在於穩固民眾裡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以宗教的名義,讓這些民眾在未來的政爭中成為保護穆西政權的先鋒。但是此舉也更加刺激埃及人民,許多人擔心,埃及可能就此走上更保守反動的神權政治,於是更積極地反對穆西政權。

2013年1月25日,這天是埃及革命2週年的紀念日,但是全國人民一點慶祝的心情也沒有,群眾湧入首都開羅和各大城市,「人民要政權倒台」的喊聲不絕於耳,基層勞工、窮人、婦女、穆斯林、基督徒,形形色色的群眾以埃及革命之名團結在一起。他們控訴穆西,以宗教之名行獨裁統治之實,治國無方,放任物價飆漲,沒有解決任何一個民生問題,只知道搶奪權力;甚至還為了向IMF貸款,從公共開支中削減了對麵包、瓦斯、汽油等大眾民生物資的補貼,讓底層人民的貧窮雪上加霜。這些政策和穆巴拉克如出一轍,穆西政權除了披上一層伊斯蘭信仰的外衣,在劫貧濟富這個本質上跟前政權毫無不同。面對衝著自己來的群眾浪潮,穆西選擇站在警察這一邊,在各大城市宣佈戒嚴,示威遊行被視為非法,穆西就是這樣回應埃及人民的心聲。

2012年6月的大選穆西之所以勝出,其實反映的是人民不願政權落入另一名候選人,穆巴拉克時期高級官員之手。但的確也有部分人民,一度企盼著穆西這個民選政府能夠為他們帶來更好的生活,將埃及革命貫徹到底。不到一年,穆西政權就露出它的真面目,吹散了人民的幻想。革命時期,群眾在大步前進,昨天眾所矚目的政治領袖,今天跟群眾相比可能就遠遠落後了,變化非常快速。至此,一場埃及的「二次革命」已經無法避免了。

埃及爆發二次革命,軍方將領借屍還魂

2013年6月30日,埃及人民展現出前所未有的能量,全國瀰漫戰鬥的自信和決心,民眾相信自己既然有力量推翻穆巴拉克,就有力量推翻穆西,在沒有贏得「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前,埃及革命的火焰不會熄滅。充塞全國各大城市的1700萬民眾,怒吼著要求穆西立即下台,此刻是埃及國內局勢最緊繃的時刻,衝突一觸即發,在這浪頭下,沒有哪個統治集團敢站出來正面壓制群眾,情緒高昂的民眾如果被刺激,隨時可能引發全面起義。穆西已經不敢像2013年1月25日那樣,用宣佈戒嚴這樣的強硬手段對付群眾了,但是不願淪為階下囚的穆西,當然不會束手就擒,他軟中帶硬地公開聲明:他是經由民主程序上台的總統,其統治有人民授與的合法性。穆西認得選票,但是當投票的人走到街上,他便不認得了。

穆西的態度雖然不強硬,但對決心要拉下他的民眾來說,當然無法接受,全國各地陸續傳出示威民眾武裝攻擊政府建築,穆西的組織穆斯林兄弟會辦公室也遭到縱火,情勢眼看就要失去控制。2013年7月1日,埃及軍方踏出了大膽而且精明的一步,對外預告如果穆西沒有辦法在48小時內平息國內衝突,將發動軍事政變罷黜穆西,由軍方主導組織臨時政府,並承諾未來將推動重新進行國會和總統選舉,讓埃及回歸民主體制。頃刻之間,那些曾經在穆巴拉克時期鎮壓人民的軍方將領,好像成了人民的朋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埃及歷史上,軍方在國內政局中一直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這些高官將領們每個都是億萬富翁,有人評估埃及國內的產業有接近40%是軍方在掌控,而且埃及軍方每年接受美國13億美元的經濟援助,這個數字僅次於以色列,是中東地區接受最多美國援助的阿拉伯國家。他們在國內外擁有巨大的財富,也因此最不希望埃及或其他中東國家的現狀被改變,是最保守的力量。埃及軍方在此刻大膽介入的目的,無非是把自己為裝成人民的保護者,以打擊穆西政權的名義,將軍隊開上埃及街頭,維持秩序,預防脆弱的穆西政權被人民推翻。埃及革命一旦取得更大的戰果,其清算前政權殘餘和實現社會正義的矛頭,勢必指向埃及軍方,屆時將更難消滅革命。很遺憾,埃及軍方的策略暫時成功了。

在這關鍵的48小時內,穆西越來越孤立,面對軍事政變的威脅,穆西的政府瓦解了,內閣官員一個接一個辭職,這些高級官員害怕要是現在站錯邊,到時候會被視為穆西的死硬支持者,受到軍方的清算,於是紛紛離開,靜待這場鬥爭的最後結果。穆西失去了自己的力量,又同時面對著群眾示威和軍事政變,腹背受敵,已經完全喪失和任何一方談判的籌碼,現在就算向軍方投降,也與直接被逮捕無異,反而會打擊他自己在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群眾眼中的聲望,於是他也等著接受軍事政變,一切待來日再做打算。

而街頭和廣場上的民眾,在軍方精心策劃的政治動作下,馬上陷入了混亂,有些人甚至開始相信:軍方和埃及人民站在一起了!這些幻想,部分應歸咎於號召人民6月30日走上街頭推翻穆西的政治組織「反叛」(Tamarod),這個組織公認的領導人物,許多其實也屬於統治集團的一部分,只是站在反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立場想推翻穆西,他們不反對軍方,甚至很清楚軍方是既得利益最忠實的保衛者,因此很歡迎軍方介入並驅逐穆西,並且藉著軍方的協助,踏入新的臨時政府分享權力。他們對軍方所預告的軍事政變表現出曖昧不明的態度,並沒有警告民眾軍事政變對埃及革命將造成的巨大危險。

2011年7月3日,48小時的時限已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就是不折不扣的軍事政變:大批的穆斯林兄弟會幹部遭到逮捕監禁,親穆西政權的電視台遭到關閉,工作人員也被帶回。那些在街上聲援穆西政府的民眾,則遭到了軍方開槍鎮壓,死亡人數超過50人。挾著反對穆西的民意,軍方讓埃及在一夜之間彷彿回到了穆巴拉克時代。原本激昂的群眾在混亂中退下了舞台,一場軍事政變就這樣中止了越演越烈的二次革命,化解了埃及統治集團的危機。

這場軍事政變雖然讓人民在迷惘中退卻了,但也避免埃及人民過早地和埃及軍方正面衝突,而軍方顯然對革命仍然感到懼怕,不斷透過國家電視台對外宣佈,埃及軍方無意主導政權,提倡全國各大政治派別坐下來協商,避免埃及發生更嚴重的動盪,並會盡快公布埃及重返民主體制的時間表,這是軍方缺乏自信的表現。隨後公布的時間表指出,埃及重返民主,至少要花6個月的時間,埃及人民會乖乖等待嗎?軍方會願意放下權力而不引發新的衝突嗎?這一切都是未知數,而且現在的情況更為複雜,因為人民已經受夠穆西這個靠著民主選舉上台的獨裁者,人民對民主體制還剩下多少期待呢?目前埃及正處在瞬息萬變的階段,這些都有待未來進一步觀察。

總結

過去短短的兩年半,埃及人民用自己的血汗,讓全世界被壓迫人民得到了寶貴的教訓。不論多麼強硬的專制政府,只要全國底層人民團結起來發動不妥協的抗爭,就能夠推翻它;這不是不可能的,埃及革命就是最好的典範。但是僅僅透過民主選舉更換統治集團,卻沒有辦法改善普羅大眾的生活,這種不觸動統治集團根本經濟利益的革命,只能算是「政治革命」。許多打著「自由民主」旗號的政治人物,嘴裡說支持革命,心裡想的卻是如何保護統治集團的經濟利益、如何繼續剝削人民。埃及人民現在努力的方向,是讓埃及革命成為一場「社會革命」,讓基層勞工和窮人組織起來,形成獨立的政黨公開爭奪政權,武裝起來並爭取士兵和基層軍官的支持,以此防備軍事政變的危險。最終目的是將政治和經濟權力交還勞動大眾,推動能根本改善底層人民生活的變革,只有這條道路才能實現人民對「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的渴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