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台灣「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

3044-1-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立院陳清修法解套記者會場

幾天前我張貼的博文〈台灣「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簡述〉,在中國大陸工運人士的微博之間被轉發,引起了一些興趣和對台灣關廠工人鬥爭本身的質疑,我想在這裡以一個台灣工運觀察者的身份,作點澄清和表達我的意見。

有網友說台灣的關廠工人沒有發動占廠,這是誤解,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的鬥爭綿延了16年多,非常複雜,上篇博文只記錄了近期較有代表性和社會關注度較高的事件,下面作一點補充。

一、台灣工人的占廠行動:以1996-2005年東菱電子自救會占廠抗爭為例

1996年惡性倒閉潮來臨時,東菱電子廠的土地早已被老闆抵押給銀行,而老闆早已不見蹤影,若這筆土地被拍賣,款項將全部用來償還老闆向銀行的貸款,老工人被積欠的工資、資遣費和退休金就追討無門了。在工廠歇業將近一年後,東菱電子自救會聚集150名工人,將戶口遷到工廠,以廠為家集體抗爭,佔領土地阻擋法院拍賣,守護自己的血汗錢。由於工人的占廠抗爭,導致土地拍定後無法點交,七次拍賣皆流標。

抗爭期間自救會勞工還利用工廠土地,擺設檳榔攤、出租停車場和種菜,自行籌措抗爭所需經費。這場艱困的抗爭一直延續到2005年,土地再次被拍賣,法院出動500多名警察強制驅離,但是遭到自救會成員和聲援民眾的頑強抵抗,法院不得不停止拆除,土地買主也因此同意支付自救會成員2000萬元補償金,自救會接受,歷時九年的占廠抗爭至此結束。而距當時已經16年的今天,因為政府將「代位求償」視為「貸款」進行追討而起的抗爭,關廠工人事實上已經無廠可占,所以根本沒有占廠這個選擇。

二、臥軌、絶食抗爭的兩面性:向市民道歉與突襲總統官邸。

也有網友認為台灣關廠工人的抗爭手段太過溫和,缺乏戰鬥性,這更不是事實,如果單單看到「臥軌」、「絶食」這類接近自殘的行為,就認為是軟弱的表現,那就把工人的抗爭看得太簡化了。拿2012年底的抗爭來說,關廠工人先是在12月24日在台北市信義商圈,向過路行人發傳單,介紹抗爭訴求,併為跨年夜癱瘓捷運可能造成的不便預先道歉。12月30日工人則是在台北市西門町商圈遊行,用「六步一跪」的方式爭取民眾同情。光看抗爭的這個部分,好像給人工人很弱勢的感覺,但這種印象是片面的。

就在 12月30日同一天傍晚,全國關廠工人連線300多名工人,突襲總統官邸。總統官邸在台灣,不可能核准集會遊行,關廠工人事先也完全沒有申請,當工人成功集結,警察過來勸阻的時候,工人代表直接向警察表示:「不用講了,等一下直接把我們通通抓去關。」當警察開始舉牌和用擴音器警告現場群眾時,群眾用憤怒的吶喊蓋過了警察的聲音,根本無視警察的威脅。群眾還用預先準備好的,裝在塑膠袋裏的牛糞丟擲總統官邸,這在台灣是有可能被以「污辱官署」罪名法辦的,之前就有工運人士因為這樣被判拘役20天和罰款數萬元。這樣的戰鬥性在台灣少有,值得其他台灣工人效法。

關廠工人雖然對民眾表現出弱勢的一面,但他們對政府卻絲毫沒有示弱,這種工人在抗爭時的兩面性,是完全合理的。工人對民眾採取低姿態,是為了爭取認同,讓民眾支持成為抗爭的助力。工人雖然也發起臥軌、絶食等行動,但完全沒有懇求政府的意思,這些行動的目的是為了突顯政府的冷血和置工人於不顧,激起社會大眾的憤慨。關廠工人在經歷193小時後所發佈的聲明這樣寫道:「這8天我們見證了台灣史上最絶情、最無恥、最垃圾的勞委會主委。」一點搖尾乞憐的意味也沒有。

三、關廠工人如何藉制度抗爭,增強力量。

還有網友持一種意見,認為工人不該按照政府制度擬定訴求,這樣作等於散佈幻想,應該大膽地發起更激進的行動,例如接管老闆的財產等等。讓我們看看關廠工人鬥爭的經驗,有兩個插曲值得一提:

2012年11月,勞委會主委潘世偉接見工人代表,說他正要調查釐清這筆「貸款」的性質,究竟是不是「代位求償」。工人馬上要求成立公開調查小組,並願意提供16年前的證據資料,潘世偉卻突然改口,說為了避免政治影響,不願意成立調查小組,後來也從未向工人索取相關證據,可見他原本就沒有進行調查的打算。再來,勞委會總是說其實他們也不想告工人,只是怕被監察院糾正,才在15年追溯期限失效前提告,於是工人代表就要求立法院刪除勞委會編來告工人的預算,這樣一來責任就不在勞委會了,所以勞委會應該很樂意支持立法院作這個決定才對。結果,勞委會一改原先無奈的姿態,開始三緘其口,迴避工人的要求。

工人不斷順應制度提出合理的訴求,結果虛偽的勞委會就露出了真面目,其實他們根本不願意承認16年前的「貸款」就是「代位求償」,勞委會很清楚,老闆欠了工人一屁股債然後跑路的事情會不断發生,所以他們才不敢把16年前在工人激烈抗爭下不得不的處理方式變成一個通則。

總結上述經驗,我認為在不會束縛工人更積極抗爭的情況下,應該提出對工人有利、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順應政府制度也無所謂。首先,抗爭工人不是神仙,沒辦法在一場局部鬥爭中,預知官方能做多少妥協,確實贏得成果對工人鬥爭的長遠發展較為有利。再者,就算是幻想,也可能是大多數工人都相信的幻想,只要這項訴求有切實可行的形式,堅決提出要求有很大的機會能像上述關廠工人抗爭的例子,馬上讓官方現出原形、醜態百出,這是讓工人擺脫幻想拉高抗爭最好的助力。

四、台灣工運的長處:擅於爭取民眾支持、提出政治主張。

最後,有網友認為台灣工運戰鬥性不足,不值得大陸學習,我不完全同意。台灣工運的戰鬥性小於大陸,這是事實,但不代表沒有可學習之處。以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為例,2013年5月1日,七名代表正在絶食,關廠工人在勞委會前廣場集會,除了再次要求政府撤告外,還公開提出兩個呼籲:(一)、修改勞基法28條,將資遣費和退休金納入政府代位求償的範圍。(二)、面對政府僱員和一般勞工老年退休保障的惡化,關廠工人主張任何年金制度的改革都應該交由全民投票決定。

第一項訴求除了要求政府撤告,承認當年發給工人的是政府代償的資遣費和退休金,還要求把這一處理辦法當作通則,適用在未來每一個因為老闆惡性倒閉而領不到資遣費和退休金的勞工身上。這樣作的目的,是把其他被老闆欠錢的工人納入同一陣線。政府會作多少讓步,不是取決於你的訴求夠不夠溫和、在政府眼中合不合理,而是取決於你的實力有多少。就算工人提出的要求再卑微,如果只有小貓兩三隻,政府也不一定會理你,但如果是一大群緊密團結在一起、受到社會大眾支持的工人,政府總會給工人一點好處,早點息事寧人。

第二項訴求主張,任何對現行老年退休制度的修改,都要在資訊完全公開的情況下,讓全體人民瞭解、討論,一人一票選出對人民最有利的政策。這項要求反映勞動大眾想真正當家作主的願望,而不是期待一個仁慈的政府出現,被動接受上位者的安排。但在如今「官資一家」的狀況下,政府要麼根本不會辦這樣的投票,要麼用盡各種手段讓投票結果符合己意。光靠公民投票不能讓勞動大眾當家作主,需要更根本的改變。

大陸工運的特點,是鬥爭強度大,但不持久,也較分散。需要把不同地區和工廠的工人,用共同的目標聯合起來,增強工人的集體力量。在大陸,罷工動輒遭到警察的破壞和鎮壓,工人抗爭消息的傳遞也被抑制,工人要維護自己的利益,同時也贏得大眾的支持和關注,就應該提出反對警察打壓罷工、反對政府監控工運份子的主張,因為社會大眾也深受上述兩者之害,工人可以作社會大眾爭取權利的先鋒。大陸工人在抗爭時,也應該提出自己的政治要求,工人的問題需要國家怎樣解決,必須工人自己來思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