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怎麼辦〉英譯文的讀後感

lenin_faust

就英譯文來看,可以確定中文翻譯有意無意地歪曲了列寧的原意,而且不僅僅是「帶入」和「灌輸」一詞之差的問題,而是整段文意的歪曲。列寧的原意無非是指,工人在孤立的經濟鬥爭中,僅僅認識到自己和資本家的對立,不論這種利益衝突有多尖鋭﹑多不可調和,這和打碎舊的國家機器,建立社會主義政權,在層次上完全不同。

建立社會主義政權這個任務的本質,除了鎮壓資產階級以外,還要領導被資產階級壓迫的一切社會階層,這牽涉到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列寧想表達的是,工人階級只有瞭解了自己與國家政權和整個社會的關係之後,才會接受社會主義的綱領,而典型的純粹經濟鬥爭對此沒有直接的幫助。

而中文翻譯最嚴重的一個歪曲,就是「帶入」工人階級的意識被翻譯成了「灌輸」進工人階級的意識。而原文「帶入」的原意根本就不是「某某人」給予工人階級的意思,它指的僅僅是工人透過除了經濟鬥爭之外的種種社會現象,比如說社會各階層的政治鬥爭,產生社會主義意識,換句話說,是這些社會現象將社會主義「帶入」工人的意識,而不是某個高高在上的思想啟蒙者。

這個從外面帶入的「外面」,指的是外於以工人和資本家為兩極的關係。這段話絲毫沒有暗示工人無能自己產生社會主義意識,工人大眾如果不是在實際鬥爭和政治經驗的累積中產生這種意識,那革命根本不可能。那種由一群知識份子對工人進行理論教育以促成革命的幻想,過去從未發生,未來更不可能。

列寧在1902年所表述的思想,大體被後來的三次俄國革命印證了,1917年二月革命的爆發,絶非馬克思主義者精心籌劃的結果,純粹是社會矛盾長期累積的總爆發,工人積極地行動起來,但卻不是受到社會主義政綱的鼓舞。在後來的數個月,群眾在和反動勢力鬥爭的過程中,憑著自己的經驗認清和資產階級妥協的危險,認清一切政權歸蘇維埃才是革命的出路。列寧和托洛斯基只是給革命工人的思想以精確的表達和適時的領導,絶對談不上什麼「灌輸」。

諷刺的是,反而是向資產階級投降的孟什維克不斷試着將自己的政治意識「灌輸」給工人,而革命之所以成功,正在於這種「灌輸」完全失敗,工人踏過他們動搖的領導繼續向前走,走向奪取政權的道路。工人階級打碎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也正如列寧所強調的,不單是兩個階級之間的對立,1917年十月革命的勝利,關鍵是布爾什維克的土地及和平政綱,但這卻不是跟工人最密切相關,反而是占全國人口大多數的農民和士兵迫切要求的,但由於俄國資產階級是地主和國際金融寡頭的利益共同體,所以這些要求無法在資產階級共和國的框架內完成。

工人如果不展現出能夠領導其他一切被資產階級壓迫的階層,革命就無法成功,也無法建立社會主義政權,這就是列寧所說,社會主義意識的前提是對一切社會階級之間的互相關係有所瞭解,「到工人中去」卻放棄或極力限縮工人的政治鬥爭,正好是幫了社會主義鬥爭的倒忙。

精英主義的「灌輸」論,既不符合列寧的原意,也不符合1917年俄國革命的現實。這種歪曲的社會根源,來自一個脫離工人階級的階層,主要是官僚蛻化以後的俄共和中共,這個官僚層漠視工人,不關心國際無產階級革命的利益,只關心自己的物質特權不受挑戰。專制官僚的權威來自群眾的消極和盲目服從,命令和強制是他們唯一的工具,在他們眼中,工人就是應該被「灌輸」的對象。

資產階級和改良主義代理人也隨聲附和,他們相信工人是天生的奴隸,就努力讓工人自己也這樣覺得。在資產階級宣傳中,列寧成了專制魔頭,革命工人成了盲目暴民,工人先鋒成了以精英自命的腐敗官僚,社會主義成了閉關自守的獨裁政權,這些無恥的歪曲,都是為了維護資產階級的根本利益。

被資產階級國家豢養的官員和學者,把工人和資本家的階級衝突視為僅發生在經濟領域的勞資關係失和,只能由「中立」的國家來介入,言下之意是把工人越過國家機器挑戰資本家利益的政治行動視為犯罪,這些人保護的其實是資產階級制度而非工人的福祉。主張工人應該專注經濟鬥爭,放棄政治鬥爭,事實上就是從另一面扮演相同職能,只會讓工人離自我解放越來越遠。

許多自命「左翼」的知識份子,或者認為工人需要「灌輸」,或者認為社會主義等於專制和菁英主義,或者認為工人應該專注於和資本家的經濟鬥爭、不管牽涉到其他社會階層的政治問題,都是在間接幫助資產階級穩固自身的統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