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台灣「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

在大陸,罷工動輒遭到警察的破壞和鎮壓,工人抗爭消息的傳遞也被抑制,工人要維護自己的利益,同時也贏得大眾的支持和關注,就應該提出反對警察打壓罷工、反對政府監控工運份子的主張,因為社會大眾也深受上述兩者之害,工人可以作社會大眾爭取權利的先鋒。大陸工人在抗爭時,也應該提出自己的政治要求,工人的問題需要國家怎樣解決,必須工人自己來思考。

台灣「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簡述

不管在世界上哪一個地方,對老闆來說,支付每個月的工資只是為了讓工人繼續為他工作而已,而退休或喪失工作能力的老年工人如何生活,老闆則是能規避就規避。單一老闆無法解決這類全面性問題,必須由政府制度性解決,所以老年工人的生存是一個政治問題,就算這波關廠工人的抗爭最後因為無力而不得不妥協,這個問題的根源和迫切性也不會絲毫減少,需要工人組織更全面的反抗。向跑路老闆追討血汗錢不容易,工人務必做好長期抗爭的心理準備。

列寧〈怎麼辦〉英譯文的讀後感

精英主義的「灌輸」論,既不符合列寧的原意,也不符合1917年俄國革命的現實。這種歪曲的社會根源,來自一個脫離工人階級的階層,主要是官僚蛻化以後的俄共和中共,這個官僚層漠視工人,不關心國際無產階級革命的利益,只關心自己的物質特權不受挑戰。專制官僚的權威來自群眾的消極和盲目服從,命令和強制是他們唯一的工具,在他們眼中,工人就是應該被「灌輸」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