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保基金破產!我們怎麼辦?

¦]¬°¤£º¡°¨¬F©²¿ð¿ðºÝ¤£¥X³Ò«O¦~ª÷§ï­²¤è®×¡A¦h­Ó³Ò¤u

¦]¬°¤£º¡°¨¬F©²¿ð¿ðºÝ¤£¥X³Ò«O¦~ª÷§ï­²¤è®×¡A¦h­Ó³Ò¤u¹ÎÅé¬Q¤é©ó¥x¥_µo°_¡u¢°¢°¢¸³Ò¤u¦Û±Ï¤j¹C¦æ¡v¡A¶¤¥î±q¦èªù±¶¹B¯¸¹C¦æ¦Ü³Í¹F®æÄõ¤j¹D¡Aªí¹F³Ò¤uªº¤£º¡»P¼««ã¡C¡]°OªÌù¨K¼wÄá¡^

勞保基金破產!我們怎麼辦?
──看清政治煙幕彈,認清唯一出路

今年(2012)10月初,行政院勞委會公布最新的勞保基金財務精算報告,勞保基金的財務狀況更為惡化!勞保基金提前在2017年開始吃老本,預估2018年可能產生擠兌潮,破產危機則提前到2027年,也就是短短15年之後!今年50歲的人,當達到年齡65歲的請領條件時,勞保基金就破產了,一毛錢也領不到!更不用說現在年紀小於50歲的人,我們現在每個月繳的勞保費,都是白繳的,老年生活毫無保障!

此消息一出,果然引起許多民眾的恐慌,雙十假期過後,各地勞保局紛紛湧現詢問的人潮,動輒2、300人,人人都擔心領不到錢老年頓失依靠。勞委會堅稱勞保基金不會倒,但是民眾能相信政府嗎?

藍綠兩黨在立法院的表演

面對政治上如此大的震撼彈、人民普遍的質疑,統治集團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都勢必有所回應,民進黨和其他兩個小黨的黨團於10月19日,在立法院提案要求,政府應編列預算,撥補勞保潛藏債務,並且保證在勞保破產時由政府負最後支付責任。國民黨用席次優勢否決了這個提案,並自行通過對案,要求行政院盡速修法健全勞保制度,若基金不足時由政府撥補並負最後支付責任。兩黨表面上吵吵鬧鬧一番,事實上並沒有不同的主張,都是「調整」勞保制度(不外調高費率、降低給付),並用破產時由國庫出錢的口頭承諾來安撫人心。

姑且不論他們想如何調整勞保制度,就算今天政府承諾基金破產由國庫支付,這是什麼意思?根據政府公佈的資訊,台灣的稅收超過7成都是受薪階級負擔的,國庫裡面根本就是我們自己的錢!這不是左手叫我們吐錢出來,右手再送錢給我們,還拍拍胸膛說:「放心!有我在!」這豈不荒謬嗎?

再說,國家財政持續惡化,國際上也有許多國家無法支付債務而破產的例子了,在財政緊縮政策下,首當其衝的就是退休金等社會福利,加上經濟蕭條,我們看到的是一片民不聊生,民眾在街頭和警察戰鬥的場面。而我們的政府,在如此財政狀況下,先前曾經力擋基本工資調漲案的政務委員管中閔,則在10月18日召開跨部會協調會,研議更進一步的租稅減免措施,以「刺激經濟」,並討論由國民黨立法委員提出的針對企業多達1,000億元的減稅案。

事實上,政府對財團的優惠從不手軟,而且行之有年,財政部長張盛和曾表示,促產落日後,1,483億元拿來調降營所稅由25%降為17%,並調降綜合所得稅前三級距1%稅率,當年減稅減了1,600億元。去年與今年還有5年免稅等租稅優惠未畢業,而去年減稅優惠亦達1,600億元。

對財團如此慷慨的政府,遇到要花錢就舉債,這樣的政府在未來10幾20年,真的有意願和能力用國庫來支付勞工的退休金嗎?另外,每當台股下跌時,政府動輒用勞退與勞保等公共基金「護盤」,這是合乎勞工退休金權益的做法嗎?當大家都沒信心不想買股票的時候,政府拿勞工的棺材本去買?這合理嗎?說穿了,跟資本的利益比起來,政府根本就把勞工的權益放在最後,不管有沒有承諾要用國庫支付,期待政府在未來混亂的經濟情勢中看好你的退休金,根本是癡心妄想!

民進黨除了提出關於勞保基金的提案外,還提出了要求行政院停止發放軍公教年終慰問金,結果一樣,先是被國民黨否決,然後國民黨又自己提案要求行政院檢討這個制度。依照民進黨立法委員的說法,他們認為退休公務員領取的1.5個月年終慰問金,引起納稅勞工的嚴重不滿?造成相對剝奪感,社會不公等等。

我們勞工面對勞保基金破產這件事情,一定會有憤怒的情緒在,那是因為我們是勞動者,一輩子大多數時間都花在維持生計上,面對越來越低的薪資和越來越不穩定的工作,要從日常生活費用中多扣除一筆錢存起來做老年生活之用,縱使不是不可能,也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所以勞保退休金對我們來說才會那麼重要。如今知道勞保基金收了我們的保費卻很可能破產,讓我們更深刻的感受到社會不公平,這種憤怒的來源是完全合理的。但是退休軍公教人員是問題的原因嗎?對他們的憤怒,可能解決我們的問題嗎?

廣大勞工朋友希望的是這個切身問題的解決,而不是像今天民進黨正在做的,意圖把這股怒氣引到一個宣洩的管道,卻跟問題本身的解決八竿子打不著邊。根據勞保基金財務報告,總潛藏債務達6兆元,每年軍公教慰問金的預算則是200億元,就算把這筆錢全部省下來,對解決勞保基金的問題也是杯水車薪,而政府幫企業財團減免的稅賦動輒1、2,000億元,更不用說政府透過凍漲工資或開放外勞等各種政策,讓大企業賺到更豐厚的利潤,那更是用兆為基本單位來計算的。一句話,根本是我們的社會資源配置出了問題,這難道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民進黨之所以故意製造民眾跟公部門受雇者對立的輿論,真正目的只是把人民的不滿帶向死胡同,順便攫取政治利益,因為誰都知道,44萬領取年終慰問金多是國民黨的基層支持者,藉由攻擊這些人,偽裝出和勞工站在一起的樣子,同時掩飾自己其實無能也無心真正解決這個問題的事實。更好笑的是,針對民進黨正在攻擊的軍公教年終慰問金議題,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竟然表示抱歉,說他們執政的時候也疏忽了,批鬥軍公教不是他們的一貫方針嗎?怎麼執政就疏忽了呢?他又在說謊,民進黨自己其實很清楚,削減公務人員的福利,絕對不會解決任何勞工的問題,既然不能解決問題,那又何必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去冒減少選票的風險呢?

反倒是國民黨,這次不但把這個議題接下來繼續發揮,還頗有誠意的檢討起來了,為什麼呢?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個好機會,陳冲所領導的財團內閣,為了「刺激經濟」,最關心的就是給企業減稅,舉債投資或補貼等等,這樣一來必定導致國家財政吃緊,怎麼辦呢?現在勞工對自己的經濟處境不滿,在野黨煽動公部門和私部門的受雇者對立,何不藉這個機會,刪減對公部門人員的人事開銷!既可紓緩國家財政的困難,又不會動到財團的利益,說不定還可以讓人民發洩不滿,幫自己營造「改革」的形象,但這種「改革」卻是一種對廣大勞工來說毫無實質助益的改革。

我們可以做出政治結論,勞工在勞保退休金權益這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上,毫無選擇,藍綠兩大壟斷政治權力的政黨,雖然在立法院常常假裝衝突,但事實上他們的立場完全相同,都是想透過增加費率、降低給付來延長勞保基金苟延殘喘的時間,然後再用國庫會支付這種遙遙無期的空頭支票來安撫人心,順便利用這個機會,降低公部門受雇者的待遇,透過對受雇者開刀而不是減少分配給企業財團的資源來緩解國家財政。勞工沒有政治上的力量,我們任人宰割,但是我們真的只能坐以待斃嗎?

勞保基金財務危機的真正根源

在藍綠兩黨爭奪政治權力的表面之下,其實勞保退休金問題有更深的社會根源,這個根源不能在立法院裡,也不能在法律和政府政策裡找尋,這是現正面臨全球危機的資本主義經濟本身的矛盾,值得我們做詳細的分析。

資本主義經濟的意思是,大量的資本即生產資源,分別掌握在一小撮人手中,國家機器用一切法律制度和行政機構等物質力量,去確保這一小撮人對資本的所有權、控制權和收益權不受侵犯,讓他們可以主宰經濟秩序,以獲得自身最大利潤為第一優先,來決定什麼時候生產、生產些什麼,我們日常生活需要的商品,都是由這種生產方式來滿足的。

而占人口最多數的勞工呢?在這個生產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我們除了為資本所有者或代理人工作,也就是為老闆工作以換取報酬維持生活開銷以外,別無他途。從雇主的角度來看,其實我們就是一種有工作能力的商品,跟機器設備沒什麼實質的差別,他們付出工資,就是在購買我們的勞動能力,他們之所以購買,只是因為這是他們賺取利潤所必須,對他們來說這就是生產成本的一部分,當然是越低越好,這在資本主義經濟下是非常合理的想法。

現在我們不要從個別雇主的角度來看,從整個社會的角度來看,雇主沒有勞工就沒有辦法進行生產,所以他們支付給勞工的工資,一定要足夠維持勞工的生活,也要讓勞工足夠養育下一代和負擔自己的老年開銷,如果工資被壓低到小於這個水準,整個勞工階級就會越來越萎縮,這對所有雇主來說是不利的。

但是資本主義經濟的運作方式,讓個別雇主無法從社會的角度來看問題,他們不把注意力全放在自身利潤的增加上,就會遭到無情的淘汰,所以在他們用盡各種手段壓低工資、榨取更多的勞動能力的時候,就幾乎一定會讓工資低於這個水準,導致整個勞工階級的基本生存受到威脅,但這對所有雇主來說又是不利的,怎麼辦呢?

於是為了維護所有雇主的共同利益,整個勞工階級的正常生存就變成國家機器的責任了,在資本主義的歷史上,國家機器先是資產階級同土地貴族鬥爭的武器,待奪權成功後,又用它來保衛自己防範人民大眾的反抗,而在現代,國家機器的責任又增加了一項,那就是維繫資本主義經濟的正常運作,讓所有雇主都能有正常條件來生產利潤。讓雇主有源源不絕而且正常工作的勞工,就是這些責任之一,這就是資本主義經濟中,社會保險和勞工保險制度的根源。

但是今天資本主義的發展,已經走到了衰敗的階段,從行政院公布的景氣燈號連10藍可以看出來,就算整個世界都在資本主義的控制之下,它生產和實現利潤的能力也一直在降低,資本主義制度本身就是社會持續發展的限制,在全球一片無秩序狀態下,經濟蕭條,企業減少生產,失業和減薪使得勞工的生活水準處於一波波的攻擊之中。而每個雇主在面對蕭條時,無不用更大的力道壓低工資,而國家在大企業的壓力之下,只能一昧的減稅和砸錢刺激經濟,這當然就導致國家財政困窘,反而在勞工更需要社會保障的時候左支右絀。從歷史發展來看,可以說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已經越來越無法解決資本主義制度本身所產生的問題了。

建立勞工階級的政治力量

在這個背景下,我們才能徹底了解勞保退休金的爭議,它不是台灣一國之內的問題,而是有國際上共同的根源,這個根源就是腐朽中的資本主義制度。這也說明了,為什麼藍綠兩黨無能解決這個問題,只能用吵吵鬧鬧來唬弄台灣的勞工,因為藍綠兩黨都是只代表大企業財團利益的資產階級政黨,被他們壟斷政治權力的國家機器,只是極力維繫資本主義於不墜的工具,當資本主義本身面臨無法解決的困難時,這些政黨當然無法站在勞工階級的立場,指明出路何在。

認清這一切,才能了解我們不該寄望檯面上的政黨,它們都不是站在勞工階級立場,保衛我們生存權益的政黨,我們勞工唯一的出路就是組織起來,把群眾的力量集中,並壯大成一股能夠代表廣大勞工的群眾性政黨,跟藍綠兩大政治勢力對抗,發展出自己獨立的政治綱領,最重要的是,這個綱領不能是站在挽救資本主義經濟的立場,而應該是全體勞工階級為了自己的福祉和整個社會的存續,必須取得權力,並不惜一切代價改造整個政治經濟制度的綱領。這樣的工作在今天的台灣絕對是困難,但假如我們不願坐以待斃,假如我們頭腦夠清楚,不對現有政治勢力有不切實際的幻想,那這就是唯一的一條路。

從這個立場出發,對即將來臨的勞保退休金調整,我們該為什麼口號去戰鬥呢?我們不只要保證每個人都有一份老年退休金,而且更反對任何生活條件的下降。有些頭腦不清的人用「世代不公」的說法來為降低給付背書,這是十分好笑的,對那些老一輩的勞動者來說,他們工作了,也納保了,請問現在年輕一輩的人領不到退休金是他害的嗎?跟他有什麼關係?憑什麼削減他合理的權益?所以我們應該堅決反對降低給付。

國庫的稅收,絕大多數是我們勞工自己的錢,更何況勞保基金是我們的基金,政府根本就不該讓它破產,現在說破產以後要用國庫支付,非常不切實際對我們也不公平。我們要求勞保費率一次調足!但是雇主負擔的費率要由7成調整為全部負擔!我們不接受藍綠兩黨一下挑撥私部門受雇者和公部門受雇者,一下又挑撥年輕勞工和年長勞工,這些都是轉移焦點,欺騙勞工的卑鄙行為,根本無法解決問題讓我們獲得真正的保障。退休金是生活必需費用的一部分,它跟我們過低的工資是同一個問題的不同表現,我們真正該算的是跟剝削者的總帳。

這些訴求不是對政府,而是對群眾提出的,因為這些訴求只有靠群眾自己的力量才有實現的可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