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之後》極短雜感

沒想到五年的時間竟能有這麼大的改變,這次看不但懂了,而且完全沈浸其中,這部帶有導演個人自傳色彩的電影,讓我覺得深深地被療癒。故事是從1971年開始,當時已是68年風潮的強弩之末,身為中學生的主角用全身心投入了運動,電影的主軸就是他和他的夥伴們,在運動逐漸退潮之後,如何安置自己的精神生活。當大浪襲來之時,站在風頭浪尖的人不會去想未來,大家都往同個方向邁進,但一切結束之後,問題就來了,人終究得面對自己、回答自己,究竟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清醒地面對這個世界,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

虛偽用來掩蓋背後意義的缺乏,這也是為什麼現代人不是自覺地成為資本主義動物,就是熱衷於用消費暫時麻痺自己,因為無意義感實在太煎熬了。當這個社會阻擋我們實現世俗的夢想,那麼就讓打碎這個社會成為我們的新夢想吧,用抵抗的姿態活下去,就連在現實中爭扎的每分每秒,都會變得很有意義。百年前,那個名叫馬克思的年輕人,就是這樣度過了他的一生,今天,讓我們再一次閱讀馬克思。

突破困境的嘗試:一種對馬克思經濟學的新導讀

主流經濟學和現實產生裂痕之處,就是我們可以重新發現《資本論》經濟理論的地方,這也正是前述所謂「批判的方法」,這條取徑的特別之處在於:首先,它從公眾視界中的經濟現象和問題出發,而非要求人們將目光從現實中移開,轉而專心致志研究抽象的資本主義經濟規律,這是讓被壓迫階級的意識和理論相結合的起點……

遠行

捏了捏我的手,她轉身走向從機場回市區的地鐵,我回頭看了好幾次她的背影,自己也安靜地步下手扶梯,手上拿著經由上海中轉回台北的機票,這時我,突然強烈地感覺到:啊!我要去遠方了。這條回鄉之路是我的遠行,我要再一次經過那個黑暗的時空隧道,回到我熟悉但卻離妳遙遠的地方,走上這條路對我竟是那麼憂愁,原來,這個世界是以我們兩個在一起的地方為中心的,不論去到哪裡,只要離開這個中心就是我的遠行。

紐約觀光雜記

在地鐵上看到兩則廣告,都是給年輕人看的:第一則是大學招生廣告,紐約市立大學自詡「實現美國夢的跳板」;第二則是美國陸軍徵人啟事,主打「讓別人對你的履歷肅然起敬」。在街上看到一個商家,廣告窗前鋪著我見過最尖的釘狀障礙物(防止遊民),因為這邊常常看到青壯年人掛著「無家可歸」的牌子在路上討錢,釘狀障礙物上面寫著「歡迎觀光客」。川普的肖像和「讓美國再次偉大」T恤掛在最顯眼的位置,大概是給觀光客買的吧,看店的都是有色人種,我拍照的時候還特別小心以免被找麻煩。

今天早上我去7-11拿包裹(憶平凡往事)

這段日子我體驗到一些事。我以後要認命地靠讀書考試討生活,不是因為我比較厲害,而是因為過去20多年的人生,已經讓讀書考試變成我唯一比較擅長的事,很難改變了。還有,我聽過一個做服務業的年輕人說,工作給他的感覺是:人生是黑白的,因為這段經歷,我完全懂他在說什麼,上班的時間人生不是自己的,這些時間變成錢,錢又一下就用掉了,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讀《索爾之子》影評有感

原來先前他之所以執著地幫「掃羅之子」舉行猶太葬禮,也是個象徵,當他面對整個民族即將滅絕而且徹底無力反抗的時候,他思考的不是個人的生存,而是整個民族的「善終」,就像《賽德克.巴萊》裡,莫那魯道寧願發動自殺式的反抗,以讓年輕人獲得「圖騰」,死後能夠回到祖先的身邊。這是一個具有高度文化凝聚力的民族在面對滅絕威脅時,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勇敢面對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