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困境的嘗試:一種對馬克思經濟學的新導讀

主流經濟學和現實產生裂痕之處,就是我們可以重新發現《資本論》經濟理論的地方,這也正是前述所謂「批判的方法」,這條取徑的特別之處在於:首先,它從公眾視界中的經濟現象和問題出發,而非要求人們將目光從現實中移開,轉而專心致志研究抽象的資本主義經濟規律,這是讓被壓迫階級的意識和理論相結合的起點……

遠行

捏了捏我的手,她轉身走向從機場回市區的地鐵,我回頭看了好幾次她的背影,自己也安靜地步下手扶梯,手上拿著經由上海中轉回台北的機票,這時我,突然強烈地感覺到:啊!我要去遠方了。這條回鄉之路是我的遠行,我要再一次經過那個黑暗的時空隧道,回到我熟悉但卻離妳遙遠的地方,走上這條路對我竟是那麼憂愁,原來,這個世界是以我們兩個在一起的地方為中心的,不論去到哪裡,只要離開這個中心就是我的遠行。

今天早上我去7-11拿包裹(憶平凡往事)

這段日子我體驗到一些事。我以後要認命地靠讀書考試討生活,不是因為我比較厲害,而是因為過去20多年的人生,已經讓讀書考試變成我唯一比較擅長的事,很難改變了。還有,我聽過一個做服務業的年輕人說,工作給他的感覺是:人生是黑白的,因為這段經歷,我完全懂他在說什麼,上班的時間人生不是自己的,這些時間變成錢,錢又一下就用掉了,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讀《索爾之子》影評有感

原來先前他之所以執著地幫「掃羅之子」舉行猶太葬禮,也是個象徵,當他面對整個民族即將滅絕而且徹底無力反抗的時候,他思考的不是個人的生存,而是整個民族的「善終」,就像《賽德克.巴萊》裡,莫那魯道寧願發動自殺式的反抗,以讓年輕人獲得「圖騰」,死後能夠回到祖先的身邊。這是一個具有高度文化凝聚力的民族在面對滅絕威脅時,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勇敢面對的表現。

新しい総統 旧来のエリート——労働者の立場から台湾総統選挙を分析する

選挙は政治の一部でしかない。現段階においては国、民両党によって政治権力が独占される構造にあり、権力エリートや政治家は選挙を通じて民意を人質にとっている。台湾の労働者が真の変革をあきらめないとすれば、われわれを待つのは欣喜雀躍(きんきじゃくやく)する開票日の夜ではなく、長くつづく困難な道である。

New president, old elite – on Taiwan’s forthcoming 2016 election

Tsai Ying Wen’s cross-straits relations policy is more than worth mentioning. Stating that she will maintain the status quo, use Taiwan Consensus as her guiding principle and abide by the Republic of Taiwan’s current constitutional system, Tsai Ying Wen’s stance on cross-straits relations has rapidly shifted from pro-independence to maintaining the status quo during the 2016 campaign. It is now hard to distinguish her cross-straits policy from that of the KMT. Why is this happening?

新的總統、舊的菁英——從勞動者的立場評析2016年總統大選

距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事隔近兩年,目前人民並沒有真正擋下兩岸服貿協議,我們所關心的各種問題,包括不利於基層產業和勞工的貿易自由化、勞資之間分配不均和青年人看不到希望、台灣人民在主權問題上的自決權受到外來強權的威脅,在這兩年國民黨政府繼續執政下只有更惡化,毫無起色,然而,眼下國民黨似乎就要被選票拉下台了,我們能期待因此帶來真正的改變嗎?根據上述的觀察,我們必須很肯定的告訴自己:不可能。